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什么接不接受?

海瑟薇怔大了双眼。

更是一脸惊慌慌措:“太子爷,你快起来,我承受不起。”

她拉了几下,拉不起来,只能跟着跪下去:

“太子爷你是不是在拿我做演习对象?不用这么认真的,我折命都担当不起。”

“什么演习对象?”傅懿谦义正言辞:“我是在跟你告白,求婚。”

神码!

跟她告白?求婚!

“怎么可能?你不是要跟你身边的那位小助理告白?”

傅懿谦轻嗯:“我身边的小助理不就是你?”

一句反问,让海瑟薇直接怔住。

小助理是她?

是她?

他喜欢的小助理是她!

这……

而傅懿谦也在这时反应过来,幽深目光望着她:“怎么?你以为我喜欢的小助理是别人?”

“嗯……我一直以为是乔笙。”她如实回答。

傅懿谦沉了脸,直接解释:“乔笙只是我的私人医生皆朋友,我怎么会喜欢她?”

问完这句,他再一次意识到什么,压低嗓音问:

“所以,你并不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你,也并不是明示我表白?”

海瑟薇抿唇,不敢否认,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天大的乌龙。

她一直以为他要告白的人是乔笙,这几天伤心难过,郁郁不乐。

可现在……他却告诉自己,喜欢的小助理是她!要告白的人是她!

有什么比这还震惊、错愕的事情?

她局促意外而又震惊:“太子爷,你确定你没搞错?我没听错?你要告白的人真是我?”

傅懿谦看她一脸诧异错愕的神态,自知一切是误会,理清思绪说:

“是,我喜欢你,以为你清楚小助理是你,特意给我提建议表白,我才向你表白。

抱歉,是我误会了。

我应该问清楚一些,不至于将局面搞得这么尴尬,给你带来困扰。”

他起身扶起她。

海瑟薇快速道:“不困扰不困扰,我很意外开心,很高兴。”

说完,她不顾一切的抬手抱住他,吻上他的唇。

傅懿谦全身脊骨一僵。

抬手想要推开她。

海瑟薇却紧紧的抱着他不放,将自己所有的喜悦、惊喜、开心,全都付之在这个吻里。

她想,这世上没有什么比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还跟自己告白更幸福的事。

她不愿放手,不想放手。

傅懿谦完完全全没料到画面会如此发展。

身体在躁动,情绪却很冷静,推开海瑟薇:“海瑟薇,你做什么?”

“你看不出来吗?我也喜欢你啊!”

“嗯?”喜欢他?

傅懿谦不信:“你事先并不知我喜欢你,鼓励我表白也是误会,怎会喜欢我?”

“如果你的喜欢是因为这场意外,不希望我难堪,或者因为你和男朋友分手,恰好我出现在这个时间,又加上我的身份特别,我不接受你这样的喜欢。”

“不是的。”海瑟薇摇头解释:“我喜欢你,比你喜欢我还要喜欢你。”

“早在我入职你身边之时,就对你崇拜,入职后更是对你心生喜欢。

我以为那是单纯的崇拜、喜欢,可直到你赶我走,误以为你喜欢乔笙时,我才反应过来,我那不是喜欢,是爱。

我喝酒买醉,心绪不宁,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因为个人情绪影响工作。

我真的没想到你居然也会喜欢我,要告白的人是我。

太子爷,我觉得这一切像在做梦。”

“真的……你居然喜欢我……”

“而我,也是真的喜欢你,无关身份,无关一切。”

她激动的喜极而泣,哽咽流泪,情绪激动。

只因这喜欢终于有出处,有机会说给他听。

傅懿谦拧眉,拿过纸巾替她擦泪:“我还是不太明白,你不是有男朋友?”

海瑟薇眼瞳微紧,最后还是咬牙,如实说出真相:“没有,我从始至终没有男朋友。

是因为你厌恶感情,我故意找的借口,让我闺蜜假扮的。”

“……”

“我真的很喜欢你,很害怕露馅,被你赶走。”

“……”

“太子爷,我喜欢你,男女之间的喜欢。”

“……”

傅懿谦很意外海瑟薇所说这一切,也相信海瑟薇所言。

所以,他们差点错过彼此,又阴差阳错表白,知道彼此心意。

这是最好的缘分,天意?

他很快整理好情绪,在她面前再一次优雅绅士单膝下跪:

“现在你清楚我们之间的误会,也明白我对你的心意,那我正式向你告白,希望你好好考虑,再作回复。”

“首先,我比较古板,不会浪漫,也公务繁忙,没有太多时间哄女生开心。

譬如今日的表白,我只能以我认为最严肃正规的姿态处理,且将表白和求婚放到一起。

其次,在工作和家之间,我会比较顾及前者。

可能以后不太能顾及生日、纪念日之内,更或者生病也未必能第一时间到达。

综上所述,我应该不是一个优秀的男朋友或丈夫。

嫁给我,你必定会孤单、委屈。

而我的婚姻不能离婚,你一旦答应,就要肩负一辈子的责任。

我不希望你有朝一日后悔。”

海瑟薇知道这些,比任何都了解他。

可是……

“我能得到你的喜欢,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你说的所有,我不在乎。”

“你不会浪漫,我来。”

“你没有时间,我有时间做你助理,24小时陪在你身边。”

“你心怀大义,心系工作,我陪你一起。”

“我无需你为我改变,也不会造成你的困扰负担。”

“我们工作上做伙伴,工作下做爱人。”

“太子爷,我比任何时候都坚定、开心,愿意嫁给你。”

话落,她再一次吻上他的唇。

这一次比起之前,更大胆直接,火热情浓。

傅懿谦被她的一番话与怔住。

最好的爱情是双向奔赴,有所回馈。

最好的女人,此刻便在他怀中。

他暗处情绪涌动,泛滥,回吻住她。

在最后关头,他及时按耐住:“别在这里,我们还未领证。”

海瑟薇美眸里依旧有激动,恨不得所有的情绪,自己,都专属于他。

她说:“我不在意。”

“21世纪也不用那么古板。”

“我想要你,也想你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