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钱意意拿着检查报告发了一晚上的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和小叔叔……会是亲子关系。

        但是陈主任说的很明白,抽血采样,的确是钱少沉和她。两个样本dna对比出来,的确是亲子关系。

        钱意意睡不着,就在床上坐着,傻乎乎盯着报告。

        这个报告,好像解决了许多她一直以来都不知道的未知之谜。

        比如说,为什么钱爷爷总说,她就该是钱家的孩子,说她和奶奶长得很像。

        还有就是她的母亲。

        那个孤身一人在医院生了她,之后因为大出血而离世的女孩。

        还有钱少沉的那段初恋。

        钱少沉因为那段初恋,和钱爷爷产生了极大的分歧,也是因为那个初恋的消失,他之后离家多年。

        他每年都会去的沙漠,是他初恋最想去的地方。

        他活在之后的岁月里,都带着他初恋的影子。

        之前她和何应欢还在想办法帮小叔叔找到他当初一直没有找到的初恋,最后何应欢说,找到了她的母亲身上。

        当时还以为只是偶然的巧合,没想到,她们真的是找到了。

        只是灯下黑,没有想到这一层去。

        这下就让人不知所措了。

        一直以来以为自己是钱家的外人,仅凭着对爷爷和小叔的敬爱之情,留在这个家中。

        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是这个家庭的一份子。

        一夜太混乱了,全靠凉决城哄着她,钱意意才稍微眯了会儿。

        不知道过了多久,凉决城敲了敲门,他的脸色比起钱意意要沉稳的多。

        “意意,小叔……他醒了。”

        在那个惊天消息扔下来之后,呆住的不只是钱意意一个人。

        凉决城只知道钱意意当初抱错的那件事,让她的人生出现了极大的偏差,没想到在偏差之外,还有这么大的阴差阳错。

        凉决城只是恢复得更快一些。

        现在钱意意肯定是乱成一团,钱少沉还躺在病床上,只有他能稍微做一下主心骨了。

        钱意意看见凉决城,嘴一瘪,伸出手。

        “抱一下。”

        凉决城心都化了,大步上前把人抱紧在怀中,哄着:“没事啊,别怕。”

        钱意意靠在凉决城的怀中,有些茫然。

        “我没有怕……我就是有些……不知所措。”

        之前好好的叔侄,一下子变成了父女,钱意意还没有做好那个心理准备。

        太突然了,也太让人短时间内难以接受了。

        凉决城哄了钱意意一会儿,钱意意深吸一口气,站直了身体。

        钱少沉醒了,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躲在这里缩着。

        钱意意把那份报告放了起来,去了钱少沉的病房。

        钱少沉这两天一直昏昏沉沉,半睡半醒,偶尔睁眼陪在身边的人他都能看见,只是无力说话。

        又经过了一天的休息,他比之前要稍微精神了点。

        凉决城帮忙把他的床摇了起来,钱意意接过让人去带来的病号套餐,摆放在床桌上。

        “您这两天一直没有吃上什么东西的,单纯靠点滴没有营养,”钱意意给钱少沉的手边放了一个勺子,“您看看,还有没有力气吃饭?”

        病号套餐都是专门搭配的,这几天钱少沉最适合吃软一点的,流食最佳。

        这是找了沙市最有名的大厨,想办法配合钱少沉的口味,做出来的病号饭。

        钱少沉的力气的确弱了些,他靠在那儿都费劲了力气,握着勺子,有些自嘲地笑了:“让你这个小辈看笑话了。”

        “您这说的是什么话。”钱意意见钱少沉拿不稳勺子,犹豫了下,主动接了过来。

        钱意意动作比较稳,给钱少沉慢慢喂着吃了大半碗的粥,然后收拾了这些。

        她坐在椅子上,见钱少沉的精神不振,说道:“您现在别想别的,先休息为主,要不还是再睡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