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钱意意怪尴尬的。

        她一方面考虑钱少沉受伤的事情,一方面考虑妈妈的事情,再一方面就是,不知道怎么在这个错综复杂的局面里说这种话,索性鸵鸟了,一拖再拖。

        怎么也没有想到,钱少沉居然已经知道了。

        钱意意心虚。

        “……不是,只是不知道怎么说。”

        钱少沉把桌上的资料重新整理了,一把全部塞给钱意意。

        “不知道怎么说,那就用行动来说吧。”

        “我没有培养过孩子,你也将就长这么大了,自己看着办。”

        钱少沉比想象中要淡定。

        “回去看,看完了把不懂的都圈出来,我给你讲。”

        钱意意抱着一叠资料,张了张嘴,已经不知道怎么叫了,直接蒙混过关:“谢谢。”

        钱意意离开阳光房后,钱少沉放下咖啡杯,冷着脸。

        “居然真的不叫,啧……”

        钱少沉和钱意意之间的关系,在钱家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了。

        或者不能说是秘密,毕竟钱少沉已经开始着手办理户籍迁入的手续了。

        钱意意之前在钱父的户口上是亲生女儿的身份,后来就算知道是养女,也没有去办别的手续。

        钱少沉直接按照过继的方式,把钱意意的户口迁到了他的户口上。

        哪怕钱意意已经成年了,哪怕之后她一年两年就跑去结婚换户口,现在必须要出现在他的户口本上。

        这是他的女儿。

        钱父和钱母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还会有这么一个转折,养了多年的女儿发现是抱错的,最后居然是抱错的钱少沉的女儿。

        那他们当初要是一直对钱意意好,是不是说明以后哪怕看在钱意意的面子上,他们也能过得很好?

        钱父钱母懊恼不已。

        但是还有什么办法呢,钱少沉亲自来说要求把人的户籍转走,他们怎么拖也没有用。

        最后还是转了钱意意的户口。

        在法律上,血缘上,钱意意都是钱少沉的女儿了。

        之后钱少沉直接带着钱意意一起去上班。

        钱意意是以助理的身份跟在钱少沉的身边的。钱氏集团的人都认识钱意意,知道这是钱少沉很宠爱的小侄女,但是没有想到,在钱少沉带着钱意意来的时候,对身边人的介绍是,他的女儿。

        钱意意淡定和大家打了招呼。

        所有人中只有钱少沉的特助知道全部的真相,对这个真公主以后的小东家充满了尊敬。

        秘办的人都看特助办事,只要看特助就知道了这位原来的小侄女现在的小女儿是绝对的公主,同样恭恭敬敬。

        钱少沉身边距离最近的人都做出了态度了,其他人都跟着,从原来喊得意意,直接改称意意小姐。

        钱意意就这么成为钱少沉光明正大带在身边的小女儿。

        这边的身份改动,整个圈子的人都知道了。

        那个传说中抱错了的养女,现在是钱少沉的女儿了。那么在钱少沉没有再娶妻生子的情况下,钱意意将会是钱家唯一的继承人。

        和之前身为侄女的时候有着截然不同的差距。

        钱意意也知道了钱少沉对她的栽培之意,虽然和钱少沉之间的关系转变,还有些僵硬,或者说是不是那么容易简单改变成父女关系,但是在她能做到的情况下,已经在极力的改变他们之间的关系。

        七月的最后几天,是钱意意的生日。

        她马上就十九岁了。

        这一个生日钱少沉强行要求他来操办。

        钱意意放任了。如果不给钱少沉找点什么事情做,这个傲娇的亲爸可能会想法子给她找点不痛快。因为她到现在还没顺利的改口。

        害羞。

        钱意意的生日举办的特别大。

        钱爷爷也笑得合不拢嘴,这一次他托了朋友,去买回来了一个古董宝石首饰。

        而钱少沉就更可怕了,他可能是不知道该给女儿送什么,钱意意回家一拉开门,被一屋子闪耀的钻石宝石玉石差点给闪瞎了眼睛。

        西装笔挺的钱少沉在她身后,淡定说道:“不知道女孩喜欢什么,问了一下别人。别人家女儿有的,随便买了些,给你都准备齐了。”

        钱意意这才发现,原来这里还有不少的毛绒玩具。只不过普通的毛绒玩具就是个玩具娃娃,钱少沉放在她房间里的毛绒娃娃,眼睛都是用宝石做的,身上穿着的裙子上都铺满了钻。

        大约在钱少沉来看,就是钻石不要钱?

        钱意意看得眼睛都要瞎了:“……”

        父爱如山,钻石山。

        这一次的生日宴比起往日都不同,钱少沉邀请了所有的人来,亲自见证钱意意成为他的女儿。

        生日宴上,钱意意第一次改口了。

        “谢谢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