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姐姐,妞妞是守规矩的人,在我的面前,自然不会说什么的。应子芩也没有带话给她,她能说什么啊?”

应红糖想起自个去陶青碧面前炫耀收到的礼物,这一会心里面不太好受了,看着应红花说:“姐姐,你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想专心绣花了。”

应红花只能起身出了房门,她在房门口停了片刻,冲着门里的应红糖说:“我觉得妞妞是一个大气的人,你要是有想不明白的地方,你可以再去问一问她。”

房间里面没有传出声音,应红花也没有多停留了。她现在的事情也不少,而且她还要去看望符十六娘。

雪花飘飘的天气,陶惟昀兄妹在回家的路上,不得不小心行走,陶惟昀走了几步跟,便要回头来看一看陶青碧,见到她停下来伸手接雪玩耍,他摇头又转身继续走。

他们兄妹回家后,纪氏迎上来,给他们端来两碗热汤:“你们赶紧喝了暖一暖身子。”

陶青碧接过碗,端在手里面,笑意盈盈道:“多谢二嫂照顾。”

她说完话,大口把热汤喝了,又笑着跑走了。

纪氏笑望着陶青碧的背影,直到她听见陶惟昀提醒的轻“哼”声音,她回头笑着说:“这可是你嫡亲的妹妹。”

“我又没有说不是。我只是想和你说,她已经跑远了。你再盯着她看,她也是不会回头的。”

纪氏伸手去拍打了一下陶惟昀,笑骂:“你这个哥哥当得好啊。”

“我当得不太好,你这个二嫂当得好。她现在和我一言不中,便会威胁我,她回来要跟你告状。”

纪氏听后实在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噗,她还是小孩子的心性,你一个大人不要去和小孩子计较了。你最大人大量了,她在我面前也总是夸赞你各种的好。”

陶惟昀心情大好,夫妻两人相视一笑。

晚上的时候,陶惟昀去寻陶惟程说话,陶惟程听了他的担心后,眉头舒展道:“我们妞妞自是不一般的女子。你看,她面对应子芩是相当的稳得住,事事守着规矩行事。”

“哥,你不担心他们夫妻关系不和美吗?”

“他们又没有正式定亲,哪里来的夫妻关系?老二啊,你想一想瑶儿的婚事,这没有正式完婚前,谁也不知道他们的缘份,是不是白头老头的缘份。”

陶惟昀看着陶惟程半会:“哥,你说妞妞也是有这种感觉,所以对应子芩才会保持这种不远不近的关系?”

陶惟程仰头望了望天,白雪映照的黑夜如同白天,但是到底不是真正的白天,总是少了那份白日清澈感觉。

陶惟昀没有等来陶惟程的回来,只等来他催促声:“老二,时辰不早了,你回去歇着吧。这些日子,店铺的生意会好起来,你也要多照看一些。”

陶惟昀无精打采的回到房间,纪氏看了看他面上的神情,只觉得夫君和陶青碧相处得久了,如今也有一些小孩子的习性,动不动就自顾自的生闷气。

纪氏懒得去安慰她,家中虽说没有多少的家事,但是白天里,她也不曾闲着,她能做的活多着,空闲时,她也想着要绣花什么的,给自个小家里也多存上一份银子。

早晨,陶青碧醒来听见外面的风雪声音,想了想,又闭眼多睡了一会,直到安二芷拍门进来,问:“妞妞,你今天可是要晚起了?”

“娘,我起来了。娘,昨晚是不是下了很大的雪,我睡前还想着要多听一听风雪的声音。”

“风雪的声音有什么好听的,这么大的雪,我们还担心积雪压坏了屋顶了。你大哥二哥还有你三哥已经去店铺了,这一会大约也把雪打扫得干净了。”

陶青碧笑着起身后,又跟在安二芷的身后,嘀咕道:“娘,我以后有空闲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睡在床上听着外面的风雪声音。”

“你这种爱好对我来说,是太过奇怪了。风雪声音有什么好听的。你爹说,读书人在年轻的时候,就喜好听一听风雪的声音,你在学堂里还是受了夫子们的熏陶。”

陶青碧听安二芷的话开怀笑了:“娘,我从来不知道学堂里夫子们喜欢听风雪的声音。您说,爹是从何处听说的?”

安二芷用手指点了点陶青碧:“整理一下房间,就去用早餐吧。你爹今天会送你去店铺的。”

早餐后,陶青碧脚步轻快跟在陶作染的身后,笑嘻嘻道:“爹,你年少的时候,会不会听风雪的声音啊?”

“我们出行在外面,自是要听风雪的声音。至于像你这样把听风雪的声音,当成一种享受来对待,爹可没有这种闲情逸致。”

“爹,我现在能有这样的心思,都是爹娘给我提供了好的生活。我要是和爹年少时,要为了生活奔忙,我也不会有心情听风听雨声。”

“妞妞说得有几分道理,或许等到爹年纪老了后,也能欣赏一下风雪声音。”

陶青碧嘻嘻的笑着,陶作染转过头也一样的笑着,他的心里面太明白了,这一辈子,他都不会有欣赏风雪声音的雅趣了。

他们父女走到店铺门口,陶惟昀出来看情况,看到他们父女的时候,满脸欢喜道:“二叔,妞妞。我已经煮好一壶水了。”

陶作染没有进店铺门,他站在店铺外面对陶惟昀兄妹说:“天气冷,雪下得大了,也不会有多少客人买东西,你们下午提早关门回家吧。”

陶惟昀笑着点了头,陶青碧反对说:“爹,我们今天和以前一样回家。我觉得我们家今天的生意不错,特别是炕桌的生意更加好。”

陶惟昀在陶青碧说了一半话的时候,已经伸手把她拉进店铺内里,他对陶作染很是勉强笑着说:“二叔,你放心走,我今天会看好她的。”

陶作染看着同样一脸懊恼神情的陶青碧,笑着说:“风雪迎贵人。没有客人的时候,你们各自忙活自个的事情吧。”

陶惟昀兄妹站在店铺门口,看着陶作染的背影远去。

进了店铺,陶惟昀望着陶青碧感叹道:“家里面长辈宁愿你日日安顺,都不愿意借你的话,来发什么大财,你自个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