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不清楚蓝道人杭州一行具体做了什么,也不清楚回来禀报了什么。
  徐阶能感觉到,虽然是自己把蓝道行介绍给嘉靖的,但现在很明显已经不受控制了。只能希望对方是个真的反严党坚定分子了。
  最近清流的形式特别不乐观。
  之前是严党,后来是杭州高翰文搅局,现在连泰州学派的李春芳也开始不甘寂寞了。突然发现,自己那个弟子赵贞吉,也是最近东南双贞之一也是泰州学派的。真的是祸起萧墙,有内鬼了。
  很明显,在抗倭,北击鞑靼,甚至这次科举中,清流都太缺乏冒头的功劳了。
  处处被压一头,这是不能忍的。
  鉴于张居正最近的二鬼子表现,基本是徐阶与高拱两人拍板,那就是该给东南的谭伦加加压了,无论如何必须趁着东南战事结束前搞到一份泼天大公才行。否则清流在内阁里都快抬不起头了。
  现在坐在王府太师椅的裕王一点也不慌了。
  清流着急是本该清流着急,如果清流在政事上连严党、泰州学派都压不过,凭什么成为自己的依仗呢。
  有了这份超脱,裕王是半点不慌,只是对徐阶的提议点头就是了。
  以前是以为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现在发现自己完全可以做个拽绳好不快活。
  好不容易散会,徐阶看了看裕王的眼神,心里又有些丧气。
  就连高拱近日发言也少了许多。这是马上要散架的局势啊。
  说到底,清流的本质是反严党,一旦严党摇摇欲坠,清流内部自然马上就快要裂开了。
  ------
  裕王这边有李妃第一时间更新的杭州小说评书话本集。
  两夫妻看完了于谦的品三国,还是感触良多的。
  看起来汉灵帝,并不像历史那样昏庸无能,毕竟打造西园校尉,是能在朝廷无钱无人的情况下练出一只精兵的人。要不是有这支部队,东汉只怕亡得更快。
  同样想做事的曹操虽然发布了求贤令,却苦于周边都是士族,士族已经摸清了朝廷察举的整个流程,要制造名声,要刷祥瑞什么的,应有尽有,寒门如何与其竞争。这些都是规则内合理合法的。
  只是李妃在感叹曹操一生受制于士族时,突然冒一句:“还是我们大明好,科举八股,都是标标准准的公平考试,哪像汉朝的一旦被摸透了察举的流程,反而是朝廷给士族做嫁衣。”
  也不知是李妃有心还是无心,但听到这里的裕王是有些诧异的。因为自从自己当了一次坏人后也开始习惯把事往坏处想了,“既然我大明从宪宗成化朝明确了八股,这不也意味着科举被世家大族摸得透透的吗。”
  再联系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学派之争,能支撑这些学派的,不也就是世家大族吗?
  “你说,现在的士族是不是也把八股取士摸清楚了?”裕王忍不住还是问了出来。
  看到裕王脸色不渝,李妃也赶紧收拢心情,说道“王爷,天大的事有父皇顶着呢,我们只是留个心眼吧了。不过王爷也可以提前想个法子”
  “我能有什么法子?”裕王有些泄气道。
  “反正我们看闲书,说说呗”李妃还是一副诱供的样子。
  “无非两途,一是随时变动取士规则,让世家大族也摸不清楚。不过这样感觉更加招揽不到贤才。二就是明发天下,让所有人都能读书,小圈子的读书人自然不能垄断兴风作浪。哎,这样看来,太祖皇帝在各卫所与地方推广的学校教育,就在于此啊。太祖皇帝,没看话本,凭自己就能想到,真的是一代人杰啊,我辈后代子孙,甚至差点不能明白其用意深远,导致现在卫学社学停毁大半!爱妃,你说是也不是?”
  “这我可不敢说啊”李妃其实心里还有一个答案,只是一来不好操作,二来也要顾全丈夫的面子,也就暂时压在心里了。这本来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题外话------
  多谢多谢书友钯碳、我是呆瓜、阳巷、你没穷过你不懂的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