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雷霄皇城,神霄大殿。

  很快,燚霆仙帝带着万钧等三大天骄返回的消息,便在城内传开。

  而紧接着,其余六大超一流势力滞留在城内的领队长老们,便得到了仙帝传唤的消息。

  约莫一刻钟之后,六大势力的长老们,便齐聚在神霄大殿之中,当他们看到返回的只有万钧,御神仙君以及月吟霜之时,一个个神色显然都变得不太好看。

  虽然早就料到,屠龙行动,必定是危险重重,但是最后居然只有这几个人活着回来,一时间还是让人难以接受。

  特别是除了巡天雷族,巡天风族和天执之外,其余几大势力,竟然都全军覆没!

  燚霆仙帝,一脸阴沉的端坐在黄金王座之上,一时没有开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接引仙尊快步走到任天痕面前,双手有些激动的抓住他的肩膀。

  “凌峰小子呢?还有王腾小子呢?”

  接引仙尊死死盯任天痕,事实上,当他听到司辰说出逐日镜碎裂的那一刻,他心中就早已有了一些不安的猜想。

  可是,他还是想要听听任天痕亲口告诉自己结果。

  “他们……他们都……”

  御神仙君握紧了拳头,深吸一口气,还是咬牙道:“当时的情况,我……我……”

  “蹬蹬!”

  一时间,接引仙尊接有些站立不稳,竟是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只看任天痕那支支吾吾的样子,他已经知道了答案。

  果然,自己所担忧的一切,还是发生了!

  “臭小子……凌……凌峰他……”

  萧纤绫死死咬住了银牙,“他真的……不……这怎么可能,他怎么会死呢?”

  任天痕深吸一口气,轻叹道:“凌师弟他确实已经不幸陨落了。这是我亲眼所见,不仅身躯被炸成飞灰,连神魂本源也……也都消散了!”

  一时间,萧纤绫如遭雷击一般。

  神魂本源都消散了,也就是说,就算凌峰会滴血重生,也毫无意义。

  他……他真的就这样,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了么?

  他再也不会出现了,再也没有凌峰了。

  一念及此,萧纤绫完全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情感,直接趴在爷爷怀中,嚎啕大哭起来。

  死了?

  他真的死了?

  司辰神色一顿,早在逐日镜破碎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有了一些预感。

  但是,真正听到凌峰灰飞烟灭的那一刻,司辰还是觉得心里好像空了一块似的。

  自己的任务,算是这样失败了?

  结束了?

  为什么,一却连点轻松的感觉都没有呢?

  青萝女帝的面色,亦是骤然大变,先是惊愕,不敢相信,继而狂怒,一双凤目之中,怒火几乎喷吐而出,直直盯住了燚霆仙帝。

  其余各大势力的长老们,更是面沉如水。

  燚霆仙帝耗时耗力,选拔出来的天骄,亦是他们族内最为天赋出众的小辈。

  如今,全都命丧在屠龙行动之中。

  无法向族内的其他长老们交代还是小事,培养这样顶尖的天骄,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也暂且不论。

  这种天赋的后辈,几百年甚至几千年,都难出一个啊!

  这对于他们整个宗族来说,都是巨大的损失!

  可是,面对那高高在上的燚霆仙帝,他们却是敢怒而不敢言。

  毕竟,一开始,燚霆仙帝就曾经直言过此次行动的风险,也装模作样的说是什么自愿原则。

  实际上,他直接把七绝天骄全都带走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没有“自愿”二字可言了。

  当然,也有例外的。

  譬如那巡天冰族的水长胤,以他冷漠残忍的性情,自然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死去而感到多少悲痛。

  特别是,在他唯一重视的亲弟弟死去之后。

  至于水言冰,与他虽然是同宗,但死了也就死了,他自然不会有什么别的情绪。

  只是,听到凌峰也陨落在屠龙行动之时,水长胤心中却暗暗冷笑起来:算你运气好,死在了屠龙行动中,否则,若是落在我手里,必定叫你知道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大殿之内,一片阴沉压抑。

  “燚霆!”

  就在此时,一声怒喝,响彻殿上,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其他人不敢直接和燚霆仙帝翻脸,但却不代表着青萝女帝也不敢。

  愤怒之下,青萝女帝也不再管什么帝尊不帝尊的,直接高声直呼其名,怒斥道:“这就是你的万无一失的屠龙计划?用我们各族精英小辈的性命,换取你自己的突破?”

  有了青萝女帝做这个出头鸟,其他各族长老,也连忙附和起来。

  “就算您是高高在上的帝尊,也不能没个说法吧!”

  “不错,人不能白死吧!”

  众人汇聚在青萝女帝身后,关乎本族利益,不能就这么忍气吞声。

  “对于这样的结局,本尊也深感遗憾,但大家也看到了,不只是你们,我巡天雷族之中,同样也有小辈永远的陨落在了那个时空之中,本尊,何尝不是痛心疾首!”

  燚霆仙帝双眸发红,看起来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

  殊不知,他口中的那个小辈,就是他自己直接抛弃,眼睁睁看着他被卷入时空潮汐之中,却无动于衷的弃子。

  青萝女帝冷笑起来,还想再继续痛斥燚霆仙帝,却被他硬生生打断。

  “更何况,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一切都好要归咎于你!”

  燚霆仙帝说罢,目光如同如同冷箭一般,直接射向接引仙尊。

  “我?”

  接引仙尊微微一愣,一脸错愕惊讶,不敢相信,“这又与老夫有何干系?”

  “严格来说,应该是你们天执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