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朔月姑娘别生气,张太医医术虽好,但我家皇后娘娘更相信摄政王妃的医术。”
  朔月刚要拒绝,沈沉鱼朝她抬抬手。
  “王妃,您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了,需要立即休息。”朔月忍不住着急道。
  “放心。”沈沉鱼说着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而后看着胡嬷嬷道,“本王妃对北周后宫之事不感兴趣。”
  胡嬷嬷也跟着笑了起来,“难道摄政王妃也不想追究秦素心秦小姐么?我家娘娘知道摄政王妃心地善良,不然也不会出手救治太后娘娘了,但一味地善良并非明智之举,以德报怨更是愚蠢。”
  “哦,皇后娘娘的意思是……”
  “我家皇后娘娘说了,只要摄政王妃愿意,她可以帮您。”
  沈沉鱼看着面前笑眯眯的老妪,轻笑一声,“我猜皇后娘娘当初拉拢秦素心时,也是这番说辞吧。”
  那日秦素心突然跳出来指认她,她便心生怀疑。
  她与秦素心之间的确有龃龉,她冤枉她并不奇怪,但是她宁愿拼着背弃东越和东黎,得罪赫连骁也要指认她,就不得不让人多想了。
  能让秦素心甘心为其所用之人,定然不会是胸大无脑的顾令仪。
  那么,北周之内除了顾令仪,还有谁会这么做?
  答案,不言而喻。
  胡嬷嬷闻言稍稍变了脸色,“摄政王妃这是什么意思,奴婢听不懂。”
  “劳烦胡嬷嬷回去告诉皇后娘娘,我与秦素心之间如何,皆是东越之事,就不劳她费心了。至于和亲,更是板上钉钉。如今太后娘娘已经醒来,不论她想做什么,都注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沈沉鱼强撑着身子继续道:“明日便是大婚之日了,时间紧迫,皇后娘娘还是早些养好身体,好好准备吧。”
  她本以为继后想做的是破坏和亲,解决她不喜的秦素心,再将顾君圻留在身边,直至那日秦素心带着药渣而来她才确定,继后真正想要的是太后的命!
  太后一死,顾君御便永无重回北周的可能,那么太子顾君行便可顺理成章的继承大统。
  这一招,乃一箭三雕!
  继后打了一手的如意算盘,可她并不愿意做棋子。
  胡嬷嬷没想到沈沉鱼心如明镜,不由得高看了她两眼,而后福了福身,“多谢摄政王妃提醒。”
  “走吧。”沈沉鱼扶着朔月离开。
  胡嬷嬷看了眼她的背影,飞快回了凤仪宫,将她的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继后。
  继后听完,狠狠眯起了眼睛。
  “看来,我们都小瞧她了。”她本以为这个女人拿摄政王妃一位和千城打赌,不过是个没脑子的蠢货,谁知她不仅不蠢,反而极有心机。
  也难怪摄政王会在一众贵女中选中她。
  “娘娘,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继后不答反问,“明日大婚一事,准备的如何了?”
  “早就准备妥当了。”胡嬷嬷说着看了眼她的脸色,“娘娘,您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七殿下娶那个女人么?”
  大婚事宜早就备下了,只是碍着太后娘娘的病,没有表露出来。如今只要吩咐一声,不消两个时辰,便能安排好。
  “不到明日,便还尘埃未定!”继后眼底悄然划过一丝算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