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六月末的上京,已经开始炎热。

    白天阳光烈得很。

    九王府小厅里却很是舒适凉爽。

    在小厅四个角落,皆放置了冰桶,在这里感受不到一点盛夏热燥。

    小厅靠窗边的矮几旁,几个身影围成一圈,俱定定注视中间小玉盒里装着的东西。

    “大哥,这东西真是千年髓?”顾西棠问了又问,还是有种自己被耍了的感觉。

    千年髓怎么能是个虫子?还是晒干的红色蚕虫?

    顾西舟,“席老太爷说这东西是他年轻时在一处火山口偶然得到的,名字就叫‘千年髓’。杜爷爷也研究过,只是为小心起见,还没让祖父服下。”

    “杜爷爷说九王爷年轻力壮身体好,让他先用药,好得快。要是不好,就算九王爷自己倒霉。能保下顾爷爷就行了。”顾西舟身边坐着名二八少女,圆脸猫眼,挺鼻菱唇,笑起来的时候有两颗小虎牙,极可爱。

    说的话也可爱。

    总而言之,宴九就是试药之才。

    顾西棠拉起嘴角,准备回去以后给毒老怪送份大礼。

    顾西芙暗暗叹息一声,杜爷爷是故意在妹妹身上刮逆鳞,明知妹妹护短,非要说那些话来气人。

    她看向圆脸少女,“席姑娘……”

    “二姐姐叫我雪蓉就好。”少女席雪蓉很是自来熟,眼睛亮晶晶的干净澄澈,“二姐姐,我刚听到你名字的时候就觉得我们好有缘,芙蓉芙蓉,我们该是姐妹啊!别跟我太见外!”

    顾西棠乐了,“小丫头,跟我抢姐姐来了?”

    席雪蓉脆生生的,“三姐姐!”

    “……”顾西棠其实不喜欢有人叫她姐姐,会让她想起顾宁顾陶那对不是玩意儿的东西。

    但是前有虎娃儿顾小四,再来个猫妞儿席雪蓉,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她轻咳一声,看向自家大哥,“大哥,你这是要准备带娃了?”

    顾西舟,“……”

    他不是。

    他也是被缠上了没办法。

    “三姐姐,我爷爷说顾西舟拿了我家千年髓,以后就要对我多多照顾。”席雪蓉露出小虎牙,“我爷爷不知道,其实都是我在照顾顾西舟。你大哥这人太一板一眼了,还不懂变通,我看他说话慢吞吞的我就着急。反正在家里闲着没事干,我就想来看看是什么家里能教出他这样的人。没想到!”

    “没想到?”

    “没想到你家里人个个都是聪明又机灵的,只有他一个人最轴。你哥哥大有问题!”

    “所以?”

    “所以我还是跟着吧,免得他被人打死。”

    “愿闻其详。”

    “我第一次跟顾西舟遇见的时候,我正爬家里院墙想要出去玩儿,但是院墙太高我上去了就不敢下来了。正好顾西舟经过外墙下面,我就叫他帮忙扶我一下。结果他说男女授受不亲,姑娘你从哪儿爬上来的就原路下去吧。亏得我性子好,要是换个人,得把他揍清醒了!”

    顾西舟伏桌,一脸生无可恋。

    小厅里少女爆笑声张扬又嚣张。

    ……

    九王宴惊鸿执政以后,实行铁政手腕,身在其位不服其劳的官员,经查证后皆撤职查办。各地地上来求助的折子,按照实际情况,朝廷给予帮扶。

    清贪腐,肃风气。

    安百姓,兴行业。

    短短半年时间,整个大越民生民情就发生了极大改变。

    百姓们对九王的推崇越来越高。

    翌年春,成亲时间临近,九王府命专人将顾家一家子全部接进上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