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西南荒凉。
  以前顾西芙只听别人说过。
  等亲眼看见,方知这里远比想像中的要穷苦贫瘠十百倍。
  就像整个大越的穷苦百姓都聚在了西南。
  “西南贫富分化是两个极端。”马车里,男子看着窗外黯淡景象,“财富九成聚集在有权有势的人手里,寻常百姓占不足一成。每天为了填饱肚子活命拼尽力气,就是这里普通人的常态。”
  顾西芙抿抿唇,偷偷嘀咕,“一件衣裳要五十两银子,你就是那个有权有势的坏人。”
  “……”翟玉挑眉,她以为他耳背?
  “就算把我的银子全部撒出去,也帮不了他们。这里是西南,靠拳头吃饭。”
  没本事,有银子也守不住。
  男子说这番话的时候神色淡漠,似其他人的死活跟他完全无关。
  顾西芙咬唇,轻轻垂下眸子,“口是心非。”
  男子微顿,转头看向她。
  “你明明想帮他们,要不然你根本不会去注意他们为了活着如何拼命,不会注意到他们的绝望痛苦,更不会注意到他们求医无门的难处。”女子抬眸,水眸清亮温柔,“你拿自己在西南的势力,跟九王作交换,除了求一个身份之外,还替西南百姓求了一份安定。”
  明明,是个心存善良的人。
  “嗤。”男子扭开头,“我肯交出势力,是为了搞你。”
  “……”顾西芙玉白小脸瞬间涨得血红,“翟玉!”
  “明知道我有所图,为什么还肯跟我来西南?”男子看着窗外,问。
  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小半张线条冷硬的侧颜,不见表情。
  顾西芙花了好大力气,才让脸上热度稍降,闻言,又是一怔。
  “欲擒故纵?”
  “……”她好想打死他,“才不是!是因为你身上有我没有的东西,我想开阔眼界成为你这样的人,才跟着一块来的!”
  “我这样的人?我是什么样的人?”男子又回过头来,微微垂眸凝视她。
  眼神深沉,锐利,似要洞穿人心。
  顾西芙避开他视线,犹豫了下才咬唇低道,“哪怕遭遇再多不公、处在再恶劣绝望的境地,也永远不向命运低头……这样的人。”
  翟玉的心脏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捏了下,漆黑眼眸有东西狂涌。
  “你喜欢?”
  “我钦佩。”
  他轻轻笑了开来。
  “顾西芙,老子迟早把你吃进嘴里。”
  “……”顾西芙忍无可忍,狠狠跺了男子一脚。
  却未真的动怒。
  不知道为何,她莫名相信他。
  他嘴巴再坏,也不是那种会强迫她欺负她的人。
  所以,她只身跟着他来了西南。
  这个举动于她而言,等同一步跨出天地。
  她再不是以前那个,只会恪守礼教、循规蹈矩视教条如生命的顾西芙。
  ……
  顾西芙在西南主城开了间小药铺子,当了个小郎中。
  西南穷苦者众,很多上门求医的人拿不出买药的银钱,询问过详细情况后,顾西芙大多会为患者做一些减免。
  小药铺子长期入不敷出,奇怪的是,一直坚挺。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批药材送到她这里来。
  她知道是谁送的,每次都收了。
  一年后,小药铺子改了个名儿。
  ——翟爷的药铺。
  改名后的第二天,一身玄袍的男子上门求医,不付钱。
  他指着外面的药铺牌匾,“翟爷的药铺?那药铺里的小郎中算不算翟爷的?”
  小郎中拿起打包好的药包将他打了出去。
  当天,主城大街小巷都知道西南霸主翟爷被城中药铺的女郎中打了,打完了翟爷还笑得极满足。
  如今翟玉的名声跟以前已经大不同。
  早在大半年前,朝廷就来了诏令——任命翟玉为西南特别巡抚,替朝廷整顿西南,平冤案,扶民生,治乱象,理秩序。
  同时朝廷也给西南拨下了款项,用于西南各地建设。
  翟玉未贪墨一文,所有款项全部用在了西南百姓身上,西南烧杀抢掠的乱象在他所带领势力强拳镇压下,也已经有了极大改善。
  以前西南百姓听到翟爷的名字,就会缩起来抖几抖,轻易不敢议论这个人。
  现在,走在西南各大城小镇,随处都能听到翟爷二字,交口相赞者巨多。
  也是以,关于翟爷在西南多年,身上唯一的一档子花边新闻,百姓们更是不肯错过,传得风生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