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迈克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件事,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容不得他考虑那么多了。

不管如何,等n把这些名声挽救起来之后,他再接手。

那些法国人再怎么不同意,这也是他家的企业,又能奈他何?

“那些老外懂什么?

你应该清楚,我们都是华国人,我可警告你别跟那些老外在一起学那些不正经的东西。

管他们想什么呢,再说这是我爸爸的企业,不是由我来接手,又由谁来接手呢?”

迈克看起来身高很像外国人,可是思想上却封建的很。

在他看来n当初说的那些冠冕堂皇的话,说自己“学画、有画就够了,也不用公司”这种就纯粹是为了蒙骗老爷子的谎言而已。

就拿着毛笔在纸上那么画几笔,能赚得到那么多钱?

那全是洋人玩的东西。

他不相信n不惦记着公司,自然也不会相信他能够靠自己挣钱。

老爷子有时候都嫌自己这个儿子太过迂腐,明明是个比他要年轻的下一辈,怎么会连最基础的艺术都欣赏不来呢?

当年他母亲还在的时候,他们两个也没有少带儿子去看画展,陶冶情操啊?

怎么越长越古板了呢?

提起有关艺术的事情,迈克的表情可谓是反感。

老爷子跟老夫人都是文人,如果不是当年家中出了事情,家道中落。

他也不会冒险带着全家上下来到法国谋生。

如果是没有发生这种事情的话,他这一辈子他的手也只会拿画笔。

又怎么会半路学起了商人那一套呢?

老爷子自己是认命了,不再惦记着那些东西,但是老夫人骨子里还是文化人。

她一辈子到老了,都还惦记着自己的下一辈。

有条件的话一定要让他们多接触这方面的东西。

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两个人简直是天壤之别。

女儿从小就喜欢诗画,也颇有灵气。

反观儿子小的时候就很反感,长大了更是不愿意触碰。

所以这么多年了,迈克一直比较喜欢自己的外文名字,从来都不自称他的中文名。

老爷子跟老夫人两人的希望都在看到n出生的时候又重新燃了起来。

他们家里没想到还能出一个艺术家呢。

只是可惜老夫人的身子在条件差的那几年,彻底熬坏了。

也没能够看到n长大,就离开了他们。

从前的时候迈克也不是很讨厌这些东西,他知道自己没有天分。

只是每次看到父母那样期盼的眼光,而他又什么都画不出来的时候,他总是觉得很愤怒。

对自己也很失望。

失望的次数多了他就再也不愿意去接触了。

这时候他的爸爸妈妈没有过来哄他,反而对姐姐露出了赞叹的表情和语气,这些都让他难以接受。

后来对这些舞文弄墨的东西更是厌恶了起来。

姐姐再怎么有天赋,她不也是先一步离开了这世界吗?

这些东西又能有什么用呢?

只有抓在手里的才是最好的,他始终坚信这一点。

“舅舅洋人的那一套又是哪一套呢?

您都是新时代的人了,怎么讲起话来就跟老古董似的。”

n一边和迈克打的嘴架,另一边密切的注视着宋志宇的反应。

宋志宇完全没有听进去他们两个在说什么,他一直在注意着周边的环境。

思考着到底在哪儿才能找到突破口跑出去。

他才没有那么傻,跟着他们去警局呢!

去了之后自己能不能出来,那还是另一回事。

再说了,n是以他诈骗的名义把他弄进去了。

到时候那些警员们一查,一定能够拽出来一连串的事情。

虽然那些人高马大的家伙们平日里看起来很和善,但是一旦有了案子就跟脱缰的野马似的。

根本都不用人担心,熬夜在警局里都要把案子弄明白了。

靠!

今天真是倒霉,宋志宇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只是没想到正好撞到了他的眼神里,n立刻笑了一下,看起来非常无害。

“宋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您只管提出来,我一定尽量满足你。”

他这话听起来就像是送断头饭似的,在他临终之前满足他的所有愿望。

宋志宇听了脸色更黑了。

“n,你现在还年轻,所以才这么张狂,只是因为自己那莫名其妙的想法就把我送到警局去。

你放心吧,你迟早会有报应的。”

n挑眉,略微有些惊讶的样子。

“宋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你怎么突然生气了呢?

我不是都跟您商量好了吗?

如果您没有问题,是我弄错了的话,我在头版头条买一个月的首刊给你道歉。

这样还不够吗?

我相信那时候宋先生你的名气应该会比现在更大吧,说不定合同滚滚而来呢!

你放心吧,只要是我弄错了,你的赔偿不用担心。”

迈克看宋志宇脸色这样臭,他的心里也七上八下了。

万一真的被证实这人是个骗子,那些法国佬肯定要极尽嘲笑之事。

真是要命了,倒不如,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只是n在一旁,看着他也很难动手脚。

“我早就和你说了,你这个人不理解我们行内的规矩。

你是不知道进一趟警局就等于扒一层皮啊?

我的精神损害、**损害,又有谁来赔偿我呢?

我这是无妄之灾,纯粹是因为你的想法让我进警局,简直是岂有此理,你仗势欺人!

我告诉你,我也听说了,你不过是那老先生的一个外孙而已。

又不是真正的继承人,你在我面前摆这么大的谱,难道是把迈克先生不当人吗?”

迈克是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

他不晓得宋志宇这时候提到自己做什么。

他甚至希望自己能够在他们面前隐形。

n冷哼一声,走到了他跟前,“你知不知道就是这位大名鼎鼎的继承人迈克先生把我请回来的。

难怪我舅舅这么捧着你呢,你这嘴皮子可真牛啊,马屁拍得真响!

宋先生不知道我现在可不可以把你的举动理解为——恼羞成怒呢?”

宋志宇看他百毒不侵的样子更是气急。

此刻他们已经走到了公司大门口,而门外赫然已经停了一辆车。

也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时候安排好的?

难道在自己被叫来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盘算著把自己抓去警局吗?

宋志宇想到这里,不由觉得后颈发凉。

他瞪了迈克一下。

这人一直在他面前装傻充愣呢!

看来早就和他的侄子谋划好了,要坑自己。

瞧瞧这人的演技有多好,恐怕等他坐到警局里,他还是这样一副无辜的样子。

他真是傻,在这种家庭出生的人又怎么可能有那么好骗的呢?

当时决定了他作为下手对象也,是觉得他蠢得很。

在这种商业上的事情一窍不通。

在公司里做的那些决定更是像鬼画符一样,想到哪儿就指到哪儿。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他,这个侄子却不是一个好拿捏的。

宋志宇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今天是真的要栽在这儿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蠢货,居然会和他的侄子联手把自己坑到公司里来。

在这之前,他还以为就像是别的企业那样例行检查一样。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一去就回不来了,这一次他还不知道要怎么脱身呢。

就在公司大门口,宋志宇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他旁边站着的n。

“n,我知道你心里对我有很多猜疑,我也知道今天警局一行我是逃不掉的。

但是有些事情我想求你帮忙。”

n很是好奇。他还能有什么事情求到自己身上来呢?

他们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而已。

迈克听到了也是惊奇不已。

在他们两个人之间来回打量着。

莫非这宋志宇跟n一早就认识了?

要不然他们两个怎么会这样熟稔的样子?

他越想越觉得可怕。

自己这侄子的心思果然比海都要深。

说不定公司这次的劫难就是他早早埋下的一个炸弹,就等着他执掌的时候坑他呢!

迈克越想越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事实,难怪n一口笃定这宋志宇是骗子。

他们早就相识了,又怎么来轮得到他揭穿呢?

在他头脑风暴的时候,n已经开口问他到底有什么事情。

“其实我跟你们一样都是土生土长的华国人。

十多年前来到法国打拼这么多年,都是孤身一人。

这一次,好不容易又遇到了老乡,结果没想到却闹成了这样。”

宋志宇苦笑着摇头,像是真的很难受似的。

可n却完全不为所动,他微微抬了抬下巴让他接着说。

弄这些煽情的他可听不下去。

“这些话都不是没有用的,今天你能帮我这个忙,我会记你一辈子的。”

“呵,”n只觉得有些许的好笑,“宋先生是已经坦白了吗?

你做的那些事情,会让你一辈子都出不了警局。”

迈克在一旁完全没有听他们两个人对话。

只是一个劲的紧盯着n,要从他的表情和动作里看出一丝破绽。

“呵,”宋志宇没有抬头,只是低着头笑。

“有的时候年轻人比较自信是一种好事,但是太过自信那就成了自负。

n觉得自负也是一件好事吗?”

“当然——”

n的话还没有说完,宋志宇就猛地把他推了一把,然后拔腿就跑。

迈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看到他已经跑出去了几米远。

他站在原地呆愣愣的。

“舅舅你不会提前老年痴呆了,把他人跑了,他是个骗子!你还不追吗?”

“啊?哦哦!”

n看着宋志宇离开的方向,只是露出一个不明显的笑容来。

说到底还是会心虚还是忍不住逃跑啊。

看来他的心理素质也不怎么样。

而迈克傻傻的追出去之后,看到身后n没追,更是停下了脚步。

他越发的确定这一次绝对是他这个好侄子给他设的一个坑了。

要不然看到宋志宇跑了,他怎么这么不慌不忙的呢?

只有宋志宇跑了,他手头才一点证据都没有。

这个坑真是隐蔽啊……

如果不是他敏锐的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还真要被他们两个联手给骗过去了。

n看着迈克停下了脚步还往回走,他只是皱了皱眉。

反正他已经安插了人手,也不用他这个舅舅去多手多脚的。

“好你这个小子,你眼里还有没有你舅舅这个人了?

我知道你对我接手公司多有不满,你嘴里说着不在乎这些,但是你心里也是想要的,对不对?

但是你也不能用这样下作的手段吧!”

n一头雾水,不知道他这演的又是哪一出。

“舅舅,你能告诉我你又进入哪一段剧本了吗?”

n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他刚才跑步的这段路也不过十几米远而已。

就这么点路就让他犯病了?

“你要是不想去追他,那你就停下来,再说了就让你跑这十几米远,你也没必要这么说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