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元霜自从和楚宴分别后,她心中俱是惶恐不安,接连跑了半天,到了黄昏时终于到了落脚的驿站。

她将胡波叫来询问:“你可知道控鹤监的那些人叫了殿下去是为何事?”

胡波道:“控鹤监可不是干人事的地方,只怕殿下这次身处险境。”

元霜听到这里自然是心惊肉跳,她的紧张不安竟然影响到了腹中的胎儿,肚子跟着一阵阵地发紧。这时候她意识到不能乱了阵脚,不管控鹤监抓走楚宴是何道理,但楚宴这些日子可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肯定是有人故意要陷害他。

她已经镇定下来了,和胡波说:“咱们在此先停留两日,你想法进城去,将殿下的情况打探清楚。”

胡波却有些犹豫,他道:“可是殿下吩咐让小的们护送娘娘您回留阳来着。”

“他不在这里,你们就得听我的指派。再有明知道他身处危险,连什么情况都不知晓,你认为我能安心回去?趁着我们还没赶多远的路,你就赶紧回去一趟吧。到时候知道情况后要怎么打算再商量。”

元霜是主母,胡波没有不听从的,他道:“娘娘既然吩咐了,小的便照着去办。”

“去吧,你做事我很放心的,另外在打探的时候你也要注意自身安危。”

胡波连声答应。

元霜将事情吩咐妥当后这才略放了心,驿馆的条件不是那么好,旭姐儿睡得不安稳,奶娘没有办法了,便将旭姐儿送到跟前来。旭姐儿哭闹着要找“爹爹”元霜听了心痛,只得抱着女儿默默流泪。

胡波去打探消息,元霜他们暂时留在了驿馆里,随行的尚大夫劝解着元霜:“娘娘不必心忧,殿下他肯定没事的。”

“我自然是盼着他没事便好。”只是元霜心里明白,倘或楚宴被人有意针对,只怕没那么容易脱身,她叹息说:“现在只盼望能早日和他重逢。”

“娘娘得以身体为重,您不能过分地焦虑,腹中的孩子是有知觉的,今天我给您把的脉象上来看,不是很稳定。这里我准备了平心静气的药,娘娘服用两粒,好好睡一觉吧。”

元霜服用了药之后,困意再次袭来,果然睡着了。

里面管事的是林娘子,随行的大管事是王敬。这两人都深得楚宴和元霜的信任。两人联手倒把事情处理得井井有条。

元霜睡了一觉起来后,发现已经是夕阳满院了,她的脑袋有些昏沉沉的。这时候她不能倒下,楚宴吉凶未卜,她得撑住整个场子。

“胡波可回来呢?”她询问旁边的丫鬟青禾。

青禾回答说:“还没有胡爷的消息。”

元霜听说,依旧愁眉不展。就这样到了隔日的上午,胡波才从城内打探消息回来了,刚见了元霜的面就迫不及待道:“娘娘,大事不好了。据说那位周县令出面指证咱们殿下和乌灵人通敌。”

元霜一听火气就上来了:“通敌?这样的罪名咱们怎么担得起?是周县令吗?当初殿下对他的所作所为多次包容,没想到他竟然恩将仇报。”

胡波听后也很是气愤:“娘娘说得没错,当初那个周县令惹出一屁股的事来要不是咱们殿下给他擦屁股,他能保住自己的官职,只怕早就丢了。”

当初灾民涌现的时候,要不是楚宴四处筹集想办法留阳只怕早就乱了。可是如今楚宴却被这样的小人给陷害,元霜思及此处又替楚宴心疼不已。

“娘娘,这里回去用上一天就到了。今天已经晚了,现在此处再休息一夜,明天一早就回京吧。”

元霜想了一下,她点头道:“眼下只好如此。”

胡波下去休息后,元霜仔细地将此事想了一遍,丈夫被冤,她想要解救丈夫的话,只有拼命去寻找证明他清白的办法,回到京城只怕出入都不方便,到时候只怕更是艰难。再说在京城可无法搜查证据。楚宴被带走的时候肯定预料到了什么,让他们回留阳肯定也是经过考虑的。

不能回京!元霜很快改变了主意,她叫来了林娘子吩咐:“你去给胡波说一声,明一早起程,继续往留阳的方向走。”

林娘子答应着去传话。

元霜想到当初楚宴命令全城搜寻那些乌灵派来的奸细,后来还杀了几个人以儆效尤,没想到最后竟然落得个与敌人勾结的下场。楚宴当初所做的一切可都是为了留阳的百姓,没想到最后却被摆了一道。

她为丈夫的所作所为感到不值,同时也暗下决心,一定要替丈夫洗刷冤屈。

林娘子去把元霜的意思传达给了胡波,胡波当时就来见了元霜:“娘娘放心,小的们一定尽心尽力护送您平安到达留阳。安顿好你们后,小的们再入京搜查证据解救殿下。”

元霜道:“证据不在京城,而在留阳。”

当下又商议了一番,到了第二日,天刚亮不久,他们一行人便继续朝西而去。元霜带着旭姐儿,旭姐儿依旧哭闹着要找爹。

元霜没料到他们父女间如此情深,元霜向女儿许诺道:“乖乖,阿娘一定会努力把你爹给平安救出来,一定会让你们团聚的。你还太小,不能没有爹。”

说到伤心处,母女俩又哭了一回。

说来也怪,自从元霜和女儿说了这些话后,旭姐儿就像突然长大懂事一般,再也不在元霜跟前吵着要找爹爹了。一路上有尚大夫相助,又有胡波他们尽心尽力,元霜命日夜兼程地赶路。

正月初四从京城出发,中间耽搁了两日,等他们一路长途跋涉,不辞辛劳地赶到留阳的时候已经是二月初了。

到家后,元霜也不得歇息,她当时就召人过来吩咐:“去把谢老将军请进府来。”

接着又吩咐要见留阳当地几个有权势之人。

在见到谢云后,元霜当时就对谢云给跪下了,谢云不防,又不好上前去搀扶只得虚扶道:“王妃这是何故?”

元霜含泪道:“殿下他被蒙冤,如今被软禁在京,有人造谣他和乌灵人勾结,我等女流之辈哪能没有丈夫,还请老将军看在往日两家交情的份上帮我们一把。”

谢云吃了一惊忙说:“殿下一片赤忱为了百姓怎么被人如此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