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是一个小村庄,房屋大多都是石头砌成,房顶盖着茅草。

    村里有五六十户人家,不到二百人。

    村子叫樟木庄,王大毛他们就是这个村的。

    村里今天热闹的很,几辆大马车拉来了九只鳄龟,其中七只是金色的。

    全村都轰动了,这金色鳄龟可是几年没见过了,今天居然一下子抓到了七只。

    “大侄子,今年咱们的日子好过了!”有个花白胡须的老头冲着王大毛直竖大拇指。

    “五大爷,晚上咱们炖龟肉吃!您老可得多喝几杯!”王大毛笑着说。

    “好,好!我大侄子有出息了!”老头笑得脸上像开了朵花一样。

    王大毛把冷瑞他们安排在村里一所最大的宅院里。

    大虎和二牛悄悄的把冷瑞叫到一旁。

    大虎板着脸问:“三师弟,咱们做人可不能乱来,会就会,不会就不会,可不敢瞎说。”

    二牛也语重心长地说道:“三师弟,赚钱是可以的,有些钱能赚,有些钱不能赚!”

    “大师兄,二师兄,你们放心,我不会乱来的。”冷瑞知道他们俩个人想说什么,所以,也是正色回答道。

    “好!只要是不乱来,我和你二师兄也不多问,全力支持你!”大虎脸上有点笑容了。

    “大师兄,二师兄,等下咱们去把皮剥了,先用盐腌起来。”冷瑞说道。

    “看你这架势,好像还真懂点。”二牛笑着说。

    大虎摇摇头,多少有点惆怅,他真的搞不懂了,这个他看着长大的三狗子,一下子变了个人似的。

    村东面有个祠堂,祠堂前面一片空地,平时也是村民聚会、摆酒的地方。

    这里现在格外热闹,全村老少跟过节一样,都过来帮忙。

    村里大多都是猎户,干些剥皮取肉的活都是熟手。

    没到天黑,九张鳄龟皮全都干干净净剥下来了。

    完完整整,一个小破洞,一个特别深的刀伤都没有。

    所有的人都知道鳄龟皮的珍贵,剥皮时全是村里的几个老手亲自上阵,小心翼翼,一点一点把皮肉分开,生怕搞坏了一点点。

    剥好的皮,抹上一层盐,平平整整放好。

    这个活,王大毛都当不了主力,只能打下手。

    鳄龟的膏脂装满了十几个木桶,淡淡的奶黄色逸出一股异香。

    “冷兄弟,那两桶稍微白点的就是灰黑色鳄龟的膏脂。”

    王大毛喜笑颜开的介绍着。

    “这膏脂还要处理一下吧?”冷瑞问道。

    “这样就可以卖了,一斤至少能卖一两银子。”王大毛说道。

    “王大哥,这样卖赚钱少,咱们还是把它熬制一下,做成药来卖。”冷瑞说道。

    “你会做药?”王大毛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

    “会!我们练武之人都懂得一点金疮药的制作。”冷瑞笑着说。

    王大毛都有点傻了,昨天晚上碰到的这一群小孩都是什么来路?不仅武艺精湛,还是多面手,什么都会做。

    “冷兄弟,要是做不好,可就糟蹋了。这些膏脂怎么也能卖个上千两银子。”王大毛还是不放心,委婉的说道。

    “王大哥放心,只要村里人肯干活,我包他们今后都过上好日子!”冷瑞信心十足地说。

    王大毛简直要顶礼膜拜了,这是活菩萨下凡啊!说不准樟木庄真要过上好日子啦!

    “行啊!冷兄弟,你说吧,要怎么干,我安排人手来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