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伍风艳带着二十多个女人,每个人都采了一大背篓的樟树叶子。

    伍凤艳满头大汗,脸上却是兴奋的红晕。

    “伍姐姐,辛苦啦?”冷瑞连忙过去接住伍凤艳背上的背篓。

    放下背篓,伍风艳问道:“这树叶子放哪儿?”

    “先洗干净,晾干。明天才用。”冷瑞说道。

    “好!”伍凤艳应了一声,便带着人去洗树叶。

    冷瑞又问二牛:“二师兄,蒸酒那套东西买回来没有?”

    “买了!就在后面那辆车上。”二牛朝后面努努嘴。

    冷瑞一看,几个大木桶和蒸锅都装在后面一辆车上。

    “好!卸下来,明天准备用。”冷瑞很高兴。

    “冷小英雄,你们这是要烤酒啊!”五爷拈着花白胡子又问道。

    “不是,拿来蒸树叶。”冷瑞实话实说。

    “你这小孩,净寻我老人家开心。烤酒就是烤酒,还蒸树叶!”五爷一甩胡子,有点不高兴了。

    “五爷!真的是蒸树叶,明天你就知道了!”冷瑞哭笑不得。

    “好,好,好!蒸树叶,欺负我乡下人没见过世面。”五爷嘟嘟囔囔地走了。

    “真的蒸树叶?”王大毛悄声问道。

    “真的。来!先卸车。”冷瑞说道。

    忙乎了天都黑了,总算是把蒸酒这套东西也装备好了,就等着明天开工了。

    吃过晚饭,冷瑞把几个人叫过来,说是有点事情大家议一议。

    待几个人坐好,冷瑞说道:

    “大师兄,二师兄,还有四位弟弟妹妹,这一段时间,咱们这日子过得可不是太舒坦,每天都是惊心动魄的。现在来到了这个地方,我想过几天安稳日子。不知道大家意下如何?”

    “是啊!好好歇几天,要不天天提心吊胆的也不是个办法。”大虎笑着说。

    “嗯!这地方不错,我今天在城里看了,不说别的,咱们光卖药就能发财!”二牛信心十足的说。

    “二师兄这么有把握?”冷瑞笑着问。

    “今天上午,长庆城那条老街我走了一遍,卖药材的有四五家,专门卖成品只有一家,品种少的很,都是些不值钱的低档货。”二牛大大咧咧地说。

    冷瑞点点头,又问道:“卖武器铠甲的多吗?”

    “也是有一家,好像还是林家的,就是昨天要抢我们金龟的那家!”二牛回答道。

    “这倒是有点麻烦!”冷瑞皱着眉头说。

    “你是担心林家?”大虎问道。

    “嗯!”冷瑞点点头。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他做他的生意,我们做我们的生意。”二牛满不在乎地说道。

    “明天我带着卜军、关华鞣皮子,大师兄你负责炼制金疮药,小文和惠琴给你做帮手。二师兄你明天再辛苦一趟,再摸摸市场的情况。”冷瑞想了想说道。

    “好!就这么定了!”大虎没意见。

    “行,明天我再去一趟长庆城。”二牛也没意见。

    意见统一啦,大家分头睡觉,准备明天好好干活。

    村西头一间房子也亮着灯,村里的几个老人和王大毛、伍凤艳也在聊着。

    “大毛,这几个人可不简单啊!这是打算长驻我们村子?”五爷问道。

    “是,昨天我答应他们的。”王大毛点点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