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divid="tet_c">冷瑞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这绝对是个筑基期的人。

他猛地抬头一看,一个巨大的拳头从天而降,直直地砸向自己。

这拳头硕大无比,如同一个小山一样压来。

最麻烦的是,全身被一股气机锁定,连移动一下都困难。

这种状况,冷瑞已经有经验了,不加思索地运起了龙息十二式。

身体内的神秘因子也开始动作了。

一下子,冷瑞有了一种浑身上下解开束缚,一阵轻松的感觉。

没有时间再考虑其它的,冷瑞双手抱刀,一招“童子拜月”,刀尖上挑,斜斜地迎上去。

“嘭!”一声巨响,巨大的拳头破碎了,化做一股青气慢慢消散了。

冷瑞虎口都被震得渗出丝丝血丝,身体内气血翻涌,喉咙也有点发甜,险些吐出一口老血。人也站立不住,倒飞出去上百丈远。

“咦!”半空中传来一声惊叹。

冷瑞刚站稳身子,便又见到一个巨大的手掌拍来。

掌影太大了,都遮住了太阳。

冷瑞心里都升起了一种恐惧,这大手掌要是拍下来,绝对能把自己拍成肉饼。

不过,刚才一刀劈散了那个巨大的拳头,又让他有了点信心。

“试试呗!看看自己斤两!”冷瑞心里多少有点不服气。

收起刀,猛吸一口气,体内黑白两条小龙分别贯注于左右手掌,神秘因子也全部集中在双臂上。

“来吧!”冷瑞大喝一声,没有任何花哨地双掌上扬,对着空中的掌影拍去。

如果仔细看看,他的左手是一条张牙舞爪的白龙,右手是一条黑龙,两条龙咆哮嘶吼,摇头摆尾,义无反顾地迎了上去。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半空中跟打了个闷雷一样,一股巨大的气浪四散开来。

冷瑞像一片落叶一样,被震得飞了起来,飘飘悠悠落向了远处。

“卧槽!差个境界还是差远了!”他现在两条胳膊跟断了一样,软软的不听使唤,身体内的能量也全部用光了,一丝力量都提不起来了。

“逃!”这个时候可不是充当英雄的时候,他冷瑞可不是那种死战不退,被人打得骨断筋折搏同情的人。再说了,打不过逃跑也不丢人。

他捏碎了一个瞬移符,一下子移出二百里开外。

这是他学习《符箓初探》的收获,自己试着画了几张瞬移符,没想到一出门就用上了。

二百里对于一个筑基期的人而言,几乎是瞬间可到。

冷瑞没有停息,又连续捏碎了两个瞬移符,已经逃出去六百里开外。

这是个小山坡,冷瑞急急地冲到一片树林深处,布置了一个简单隐匿阵,

马上盘膝打坐,他要尽快恢复体内能量,谁知道那个筑基期的人什么时候追上来。

他现在知道了,别看自己皮糙肉厚,从小在云火的拳脚下长大,抗击打能力一流。再加上修炼了龙息十二式,身体中还藏着不少神秘因子。攻击力、防御力都是超乎寻常的。但真正对上筑基期之人,差距还是蛮大的。

扮猪吃虎这种事就别想了,自保也是不可能的。一招半式之下,最多也就是保个小命,其它的免谈。

丹田内的黑白两条小龙现在是都黯淡无光,萎靡不振,一副毫无生气的样子。

一个周天运转下来,这两条小龙才开始活跃起来,又摇头摆尾地有了生气。

一个时辰后,冷瑞恢复了体力,满血复活了。

收起隐匿阵,刚准备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