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孟琦吃了一惊,前后左右看看,波涛滚滚!,夕阳照得海水一片金黄,也没发现什么人影。

    “这茫茫大海上难道还隐藏着高手?”

    孟琦心里有点糊涂了。

    “小子!不用看了,老子在船里!”

    随着声音,纸船一下子出现在孟琦面前三十丈处。

    一见到纸船,孟琦就气不打一处来,今天被它戏耍了一天。

    “呼!”孟琦集中全身力气,一掌击出。

    纸船这次没有躲闪,反而船头向上,结结实实挨了一掌。

    纸船纹丝未动,孟琦感觉到自己的掌力好像打到了虚空中,一点没打到船上。

    “邪门!”孟琦已经见怪不怪了,他知道对这个纸船使用蛮力一点用都没有。

    “呼!”孟琦不再出掌,而是手一扬,一股橙红的火焰直接烧过去。

    这是孟琦多年练就的绝技,取奇川岛上火山熔岩之火修炼而成。

    平时都是偷偷的修炼,绝少示人,也未在实战中用过。

    见到火光一闪,器灵就怕了。这船还真的怕火,主要是连接虚空石的鲛绡怕火,遇火而融。

    “走啦!”器灵怪叫一声,猛地加速,纸船一下子便消失不见了。

    “哈哈哈!”孟琦仰天大笑,他今天终于出了口恶气。同时也知道了,原来这个纸船怕火。

    狂笑过后,他马上又愁容满面,这到处都是海水,想找个打坐的地方都没有,身体内的能量怎么补充啊?

    下一刻,纸船又出现了,孟琦脑海里又响起了器灵的声音:“小子!有两下子!还知道放火!”

    孟琦也不说话,手一扬,一道橙红色火焰再次飞出。

    纸船又刷地一下子不见了。

    如此折腾了几次,孟琦明白了,操纵纸船的人就是逗着自己玩儿,虽然怕自己的火,可也烧不到他。

    夕阳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了天边的一片金黄。

    海面上起了风,海水不再平静了,一个浪头接着一个浪头,看起来波涛汹涌,凶险异常。

    “小子!你还能飞多久?”孟琦的脑海里又响起了器灵稚嫩的声音。

    这一次,孟琦只能看见纸船在波涛间上下起伏,忽隐忽现的。就算是想用火烧都不容易了。

    他不知道冷瑞的情况如何?如果被自己那一掌拍死了还好办,要是还活着可有点麻烦。

    虽说冷瑞只是炼气期,可交手几次孟琦知道,那个家伙可不好对付,一个不小心就着了他的道。

    一想起冷瑞,身上几十个凹陷的伤疤立刻有了种火辣辣的疼痛感。

    “咯吱!咯吱!”孟琦牙齿都快咬烂了。

    “怎么?不出声?想今天晚上喂鱼啊?”器灵的声音再次在孟琦脑海里响起了。

    孟琦的神经都快受不了了,这是个什么人啊?纠缠了自己一整天,就是逃跑,又不还手。

    他放出神念,想一探究竟,可惜,纸船上好像有阵法,隔绝了他的神念。

    “雕虫小技,还跟老子玩这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