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冷瑞,真是你做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晴儿站在了冷瑞的身后。

    冷瑞缓缓的转过身,没再否认,轻轻地点点头。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晴儿语气很平淡,但脸上掠过一丝失望。

    冷瑞语塞了,是呀!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为了变强,为了修仙?难道是为了修仙就可以无底线吗?坑蒙拐骗什么事都做,这样的修仙还有什么意义哪?

    冷瑞糊涂了,生活一定就是要修仙吗?正常的、平淡的生活不好吗?

    “对不起!”冷瑞说完,推开房门准备走了,他没脸再呆下去了,他对自己的行为有一种羞愧和内疚。

    “等一下!”晴儿的声音冷冷的。

    冷瑞停下了,不解地望着晴儿。

    晴儿递过来一纸条,轻声说:“我爹猜到了是你。这是我们家一处秘宅,没有人知道,我爹说了,紧急情况,你可以去躲避。”

    冷瑞接过纸条,眼睛有点湿润,强忍着说了声:“谢谢!”,转身离开了。

    他甚至连再看一眼晴儿的勇气都没有。

    出了院门,冷瑞把手中的纸条撕成了碎片,一扬手,纷纷扬扬的碎片随风而去。

    他脸皮再厚,也不愿意再去麻烦肖家,自己做错了事情,自己承担吧。

    回去的路上,冷瑞反倒是一身轻松,前几天压在心头的阴霾一扫而光。

    修仙不修仙无所谓了,二百年的寿命已经够他做很多事情了。这个世界那么多奥秘,值得他去探索。

    冷瑞放下所有的想法,开始认真做事,对云火泡制丹药的手法仔细观摩、体会。

    还别说,以冷瑞的资质,除了有几处道法看不懂,寻常的手法他大概知道了。现在差的就是动手亲自操作一番了。

    这天早晨,刚刚吃过早饭,同善堂门口就聚了一群人。

    为首的正是月光苑的那个胖老头。

    红云刚刚打开店门,准备营业,看着呼拉拉来的这一群人,便知道来者不善。

    胖老头走前两步,双手抱拳,沉声说道:“红云道长,老朽姓卢,乃西关街上月光苑掌柜的。”

    “卢掌柜的,您要买药吗?”红云嫣然一笑。

    “不买药。”

    “我这里是卖药的,您要是不买药,还请离开,别耽误我做生意。”红云脸色冷了下来。

    “道长莫急!办完事我马上就走。”卢掌柜的笑笑说。

    “说吧!什么事?”红云声音冷冷的。

    “贵店有个叫三狗子的小徒弟吧?”卢掌柜的脸上仍旧满满的笑。

    “有!”

    “能否出来一见?”卢掌柜的问道。

    “没空,他要干活。!”红云不耐烦了。

    “道长还请知晓,这个三狗子在我们店里做了些事情,我需要和他聊聊。”卢掌柜的尽量压住火气,客气地说。

    “他个十岁小孩能做什么事?不要一大早的来找事。做生意图个吉利,可不想有人在这瞎闹。”

    这几天生意不好,红云本来就心情比较差。一大早就有人来堵门,让她有点恼火了。

    “至于他做了什么事情,叫出来一问不就知道了!”卢掌柜的语气也冷了下来。

    他这次来,打定主意要把冷瑞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