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冷瑞吓得一哆嗦,再也不敢乱看了。

    门外的蓝袍人上前一步,微一点头说:“红云道友,贵店的小徒弟做了些坏事,烦请不要护短,交予我们方好。”

    红云一听,又是一阵子娇笑:“咯咯咯!我也不是吓大的,我的人说交就交给你,好大的口气。”

    卢掌柜的面色变了,看来这娘们还真吓不住。

    “哈哈哈!”一声长笑响起,一个高大的紫色道袍男人大步上前。

    “红云道友请了,贫道云中子,这边有礼。”

    云中子说完,打个稽首,身上的道袍鼓起,真气流淌。

    红云一愣,回了个礼,冷冷的笑道:“这望京城藏龙卧虎,还有个炼气大圆满的。”

    蓝袍人和云中子都是月光苑的供奉,要不是为了对付云火夫妻俩,绝对不会出面。

    “贫道看你也是炼气中期,大家都是修行之人,为了一个小娃娃伤了和气,似有不值!”云中子打量了一下红云说。

    “道友既知修行不易,又何必管这世俗之事。”红云可知道,修仙界有一条约定俗成的规矩,修行人不得打扰世俗界,否则,群起攻之。

    这一条也是保护修行人,谁没个三亲六故的。一旦有了纷争,大家都妄开杀戒,势必拖累亲友。

    “非也!非也!贫道还是知道规矩的,岂会乱来。你二位皆是修行之人,算不得逾矩。”云中子淡淡回道。

    “请道友划下道来吧!”红云脸色一寒说道。

    “请交出贵徒,我们带回去处置。如若不然,要不贵店赔偿我们的损失,要不我们只好……,哈哈哈!”

    云中子又是一阵子大笑。

    “无凭无据的,要我们赔偿,这不是笑话!”红云厉声喝道。

    云中子看了一眼卢掌柜的,点了下头。

    卢掌柜的一把从人群中抓出一个人,看服饰,应该是个小伙计。

    “丁小三,把你那天看到的说一遍。”

    “那天晚上,你们这里的小徒弟和对面那个小姑娘去我们店……”

    丁小三哆哩哆嗦的把事情叙述了一遍。

    “你是说,三狗子走过灯就不亮了?”红云听完,瞪着眼睛问道。

    “是,是,是我亲眼所见!”丁小三虽然有点害怕,话还是说的清楚。

    “放你娘的罗圈屁!你看见对面两个灯没有?三狗子从小就在下面玩,也没见那两个灯不亮!”红云开始骂人啦。

    云中子和蓝袍人扭头看看对面醉仙坊门前的两个灯,想着红云的话,心里也开始狐疑起来。

    红云说的没错,人家从小在这下面玩,要有问题早发现了。莫非是卢掌柜的他们另有企图?

    “现在是白天,看不出来,再说,万一他用了什么魔法呢!……”

    “啪”地一声脆响,也没见红云怎么动,只见身影一晃,一个巴掌结结实实扇在了丁小三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