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一天一夜之后,云火和红云才回来,衣衫褴褛,身上多处伤口。

    匆匆地抓了几把丹药,胡乱吃了,便关上房门,没了声音。

    大虎的伤很重,肋骨断了三条,内脏似乎也受伤了,咳血不止,人一直发烧昏睡。

    二牛皮糙肉厚,虽然当时昏迷不醒,但却没有什么内伤,都是皮肉伤。

    他又偷偷拿了一粒至清丹,趁着大虎昏迷,硬灌了下去。

    吃了药以后,大虎的情况明显好转,人也不发烧了,呼吸变得悠长,睡得很沉。

    冷瑞守在旁边,眼泪在眼圈里直打转。

    大师兄受这么重的伤,全是为了他。他都不知道怎么感谢大师兄。

    他想帮一下大虎,让他早日痊愈,可是,却毫无办法。说实话,就连买只鸡炖个汤都是奢望,他的口袋里空空的。

    他的手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货,手指头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有了,我怎么把它忘了,这也许能救大师兄。”冷瑞突然有个奇怪的想法。

    荧光灯里面的神秘物质既然往骨头里跑,专门“补钙”,说不定对疗伤也特有效,尤其是骨头受伤。

    冷瑞拿出那块鸽子蛋大小的荧光灯,放进口边,用力吸收起来。

    几息后,冷瑞感觉到丹田处已经有了东西,荧光灯里面的东西也不再散发出来。

    “太小了!”冷瑞叹口气。

    他抓过大师兄的右手,对准掌心的劳宫处,把神秘物质导引了进去。

    做完之后,冷瑞紧张地注视着大虎的反应,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只见大虎呼吸由粗重变为轻松,苍白的脸上有了红晕。

    一刻钟后,大虎的眼角动了动,睁开了眼睛。

    “三师弟!”大虎开口了。

    “大师兄,你醒了!”冷瑞欣喜若狂。

    “我睡着了?”大虎问道。

    “嗯!”冷瑞点点头。

    “那帮人走了?”

    “走了!大师兄你还疼不?”冷瑞小心的问道。

    “不疼了!怎么?我受伤了?”大虎迟疑地问。

    “是,被那个坏人踹了一脚,伤了骨头。”冷瑞指指大虎的左肋。

    大虎伸手摸了半天说:“没事啊!好像都好了!”

    “好了就好!”冷瑞的眼泪流了出来。

    总算是把大师兄救回来了。

    “三师弟,你怎么哭了?我真的没事!”说完,大虎一挺身,人就坐了起来。

    “大师兄,你先躺着,我去叫二师兄。”冷瑞擦干净眼泪,跑去前面告诉二牛。

    听说大虎醒了,二牛急忙跑进来,掀起大虎左边的衣服,左看右看,又用手摸了半天。

    大虎左肋原来明显凹进去一块,现在看起来和正常人一样,一点异样都没有。

    “那个东西太神奇了!”冷瑞有点吃惊。

    “师父的药确实是灵!”二牛心里直竖大拇指。

    云火和红云终于从紧闭的房间走出来了。

    看起来恢复的不错,又和往常一样了。

    “三狗子!你过来!”云火大喝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