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肖俊现在是看着自己的醉仙坊苦笑不已。

啥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就是典型的例证。

叫同善堂赔偿?还真开不了口。

同善堂主事的都走了,只剩下三个半大孩子,别说赔偿,连自己吃饭还成问题呢。

自认倒霉吧!

肖俊也没说啥,叫来一帮子木匠、瓦匠开始修整铺面。

同善堂内的三个人确实是为吃饭发愁了。

整个店就剩下半袋子绿色大米,三个人又都是能吃的年纪,估计三五天后就要断顿了。

还有一个更愁人的事情,店里的窗玻璃全震碎了。两扇大门也“不翼而飞”,只剩下一个椭圆形的大洞。整个同善堂现在从外面看可以说是“一览无余”。

光是打扫碎玻璃,大虎和冷瑞就忙乎了一下午。

大虎的心一直怦怦跳,就没平静过。

这三师弟有点不靠谱,弄个什么轰天炮,不仅把人轰了,连带着周围的窗户也轰了。

一想起那几十个漫天飞舞的黑衣人,大虎看向冷瑞的目光,多了几分敬畏。

九城兵马司的人来了,调查了一下,转身走了。

方圆五里内的商家都来了,看看同善堂和醉仙坊,也都转身走了。

一则消息在望京城迅速传开,同善堂的掌柜的云火道人,外出云游。

临走时,店里留下了几个爆裂符。

……

过了一个看着星星入眠的“浪漫夜晚”,同善堂三个人都起床了。

大虎苦着脸煮了一锅粥,三个人围着大锅,你一碗我一碗地喝了个不亦乐乎。

好在米好,没菜也能吃下去。

“大师兄,咱店里还有白纸没有?”

冷瑞喝粥喝得满头大汗。

“还有点。”大虎也是喝得满头大汗。

“等下咱们先把窗户糊一下,要不太难看了。”冷瑞笑着说。

“行!”大虎应了一声。

一大锅粥很快喝完了,大虎抱来一捆白纸。

“都在这儿了,店里就这么多!”大虎说道。

“够了,也就是糊几个窗户。”冷瑞笑道。

“还要找几块木头,把门口也挡一下。”大虎一脸愁容地说。

“好,好!”冷瑞有点不好意思,这都是他计算失误造成的,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量尺寸,裁纸,然后,大虎和冷瑞发现了一个严峻的现实问题,没有浆糊了。

两个人坐在那里,你看我我看你,都是一脸苦笑。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对这句话,冷瑞总算是有了切身体会。

看来只能砸锅卖铁凑点钱去买浆糊’。

“大师兄,咱这里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冷瑞陪着笑脸问。

“就这些东西了,锅碗瓢盆、小瓶子、小罐子、炼丹炉、几件破衣服。”大虎为难地说。

“要不把云火那几件破衣服卖了?换几瓶浆糊回来。”冷瑞说道。

“行啊!反正他那几件破衣服也没人穿。”大虎无所谓。

“好,我去收拾一下,送到估衣铺去换几个钱。”冷瑞说完,站起身准备去收拾衣服。

就在这时,外面锣鼓喧天、唢呐声声,突然热闹起来了。

就见一队人打着个大旗子过来了。

旗上写着几个大字“天地会”。

当先三个人都是小孩,穿着劲装,昂首挺胸的。

后面一队人青衣小帽,抬着扛着不少箱笼包裹。

冷瑞一看,乐了!

这不是晴儿、刘广才、韩芳三个人吗?

满街都是砖头瓦砾,他们这一队人显得特别不合谐。

大虎也饶有兴趣的看着,扭头对冷瑞说“那不是对面那小丫头吗?不是来找你的吧?”

“不知道!”冷瑞估计是来找自己的,但也不确定。

“好玩儿!好玩儿!”二牛兴奋了,一下子跳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