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一个白天过去,同善堂陆续来了不少客人,乌金丸也卖了不少,冷瑞的腰包又鼓了起来。

    大虎连忙去买了一大堆吃的喝的,现在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银子放身上不如吃的喝的踏实。

    冷瑞一天都没闲着,一个人在后面作坊里也不知道在忙乎什么。

    今天的晚饭比较丰盛,大虎担心这银子丢了,花起来很大方。

    几个人吃了个满嘴流油。

    “三师弟,今晚咱们得小心点,那帮东西说不准会来偷。”大虎小心地提醒道。

    “估计会。我准备了点好东西,让他们去偷。”冷瑞笑嘻嘻地说。

    “啥好东西?”大虎问道。

    “我刚刚做了点泻药,咱们现在把柜台上的药换了,让他们去偷。”冷瑞呵呵冷笑道。

    “好!”大虎也乐了。

    几个人一起动手,把柜台上的药就换了。

    其它的药撕下标签,东一堆西一堆地放在作坊里。

    “这银票咋办?”大虎捏着一叠银票,有点担心的问。

    说实话,昨天老贼头露了那么一手出来,让他觉得这银票放哪儿都不安全。

    “我拿着,你们安心睡觉。”冷瑞说道。

    “上半夜他们不会来,小心防着下半夜就行。”范小文低声说了一句。

    “他们有没有迷香一类的东西?”冷瑞想起地球上的传说,过去“上夜班”的这些人可是习惯用迷香的。

    “有,但一般高手不屑用,都是些学艺不精的才用。”范小文说道。

    “好,安心睡觉!”冷瑞一笑,一副轻松自在的神色。

    为了保险,冷瑞还是采取了地球上传统蔵钱最安全的地方__都缝在内裤上了。

    早早熄灯上床,冷瑞其实也睡不着,闭上眼睛假寐。

    大虎也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估计也没睡。

    只有二牛晚上吃够了肉,现在打起了轻微的鼾声,睡得很香甜。

    范小文单独睡在原来云火夫妇的卧房里,她也没睡,连衣服都没脱,就等着有人来偷东西,她就要出去拼命。

    冷瑞在床上开始慢慢的调整自己的呼吸,慢慢的吸气,徐徐的吐出。使自己的呼吸变得悠长。

    同时,脑袋里尽量把自己想像成就是这大自然的一部分,让自己全部身心都溶入大自然里。

    自从经脉断了以后,晚上他就经常这样做。

    他感觉这样做,人变得很舒服。

    他灵敏的听力,在静静地夜晚会更加灵敏。

    风儿吹树枝的声音,虫儿鸣叫的声音,猫儿轻轻地走动的声音,他都能听得见,脑海里就是一幅大自然和谐夜晚的画面。

    很多时候,他甚至有一种错觉,这颗星球也是有生命的,一样有呼吸,有意识。

    慢慢的,冷瑞进入了一种空灵的状态,仿佛自己轻轻飘起,变成了一个个光点,缓缓的溶入了大自然,无忧无虑,无悲无喜,无嗔无念。

    突然,几声轻微的脚步声响起,接着便听到了后门外有轻微的呼吸声。

    冷瑞惊醒了过来,收一下心神,开始全神贯注地听着门外的动静。

    一股香味儿慢慢传来,冷瑞不由得皱了皱鼻子。

    “靠!这就是迷香吧!”

    冷瑞不敢大意,屏住呼吸,把早就准备好的两条毛巾围住了口鼻。

    这是专门为了对付迷香准备的,上面洒了些提神醒脑及解毒的药材粉末,两条毛巾一合,便是一个简易的大口罩。

    后门外人的脚步声没有了,接着听见了轻轻地拔动门栓的声音。

    声音很轻,动作也很慢,每拔一下都要间隔很久,显得很小心也很有耐心。

    如果是一般人,根本不会听到有人在拔门栓。

    “真够专业的!”冷瑞不禁暗暗佩服。光是这份耐心,普通人都做不到。

    停停动动,后门外的人在几乎没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悄悄的打开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