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许久,一枝花仍旧伏在地上,他已经昏死过去了。

“一,二,三,四,……九。”

冷瑞一直数了九息,然后冲着一动不动的一枝花说了句

“你输了!”

围观的人群鸦雀无声,没有人看清楚冷瑞那一拳是怎么击出的。甚至有人怀疑冷瑞使了什么妖法,毕竟他有个师父是老道。这结果也太出人意料了,刚刚还被人家像个球一样踢来踢去的冷瑞,怎么一转眼又把一个成名已久的小贼头给打飞了。

打破寂静的是一声如狼一样的哀嚎“完了!完了!我的家全完了!”

这是刚才开盘口的王掌柜的,他现在恨不得把自己的嘴撕烂了,怎么就那么嘴欠呢?

“春天里来那个百花香,郎哩个郎哩个郎。……”

晴儿开始哼起了小曲儿。

冷瑞都觉得奇怪,这首歌怎么这个世界也有?

“老大!冷老大!”卜军兴奋地叫着。

“苍天啊!我错过了一个成为首富的机会啊!”关华仰天悲呼。

“小文姐,这回咱们都不用回去了。”惠英琴高兴的直跳。

一个时辰后,两辆马车驶来,装上一枝花和五个人走了。

同善堂里很热闹,刘广才和韩芳也都闻讯赶来了。

俩个人一直在埋怨晴儿。

“帮主,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冷副帮主打架,也不叫我们一声。”

“还好意思说,几天了都不见你们俩个的人影!”晴儿嘟囔着。

“帮主,我爸这几天不让我出门,哪儿都不能去。刚刚才允许我出来转转。”韩芳说得有点委屈。

“我们家更麻烦,现在成兵营了。兵马司的人天天守在那儿,根本不准我们随便进出。我现在出来,身后还跟着俩。”刘广才说完,向门外努努嘴。

大家一看,还真是的,两个兵马司的人正在门口游荡。

“别理他们,副帮主,你给我们讲讲今天怎么打的一枝花。”韩芳看了一眼门外,便急急地对着冷瑞说道。

“是啊!小冷哥,我们都没看清你怎么出手的!”卜军也是一脸崇拜地说。

其他人都眼巴巴地看着冷瑞,他们都没看清楚,都急切地想知道冷瑞如何出手的。

冷瑞有点窘迫,他还真的不知道怎么说。

那一拳只有他知道破坏力有多大,他清楚的感觉到,一枝花的左腹被他打裂了。除非有灵丹妙药,否则,一枝花应该活不过今天晚上。

“那小子就是个绣花枕头,太不禁打。”冷瑞笑着说。

“切!又吹牛!没错,就你禁打!”晴儿不满意冷瑞的回答,戗了一句过来。但想想也对,这个三狗子确实禁打,从小被云火打得死去活来,身上连个疤都没有。

“人家一枝花可不是绣花枕头,我爸说了,这个家伙在万字帮里也是个人物,被你一拳打飞了,一定是他大意了。”韩芳接着说道。

“是,一枝花是很厉害的,帮内很多事情都是他出面摆平的。”范小文补充道。

冷瑞点点头,他也知道,这个一枝花在万字帮内地位一定不会低。

“小冷哥,你能不能教教我?”卜军一直惦记着要跟冷瑞学几招。

“乱叫什么?这是副帮主,以后说话要有规矩。”晴儿冲着卜军说。

“什么副帮主?”卜军有点懵了。

“不明白是吧?我来给你们讲讲,我是天地会帮主,冷瑞是副帮主。刘广才是猛火堂堂主,韩芳是静水堂堂主。”

说到这儿,晴儿有点心虚地看看冷瑞,又接着说道“大虎哥是虎啸堂堂主,你们几个人都归属于虎啸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