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听说燕莺莺来访,赫连浩倒是有点奇怪了。

    他和燕莺莺的父亲来往较多,经常在一起喝茶。

    但他接近燕父是有目的的,燕氏传承几万年,是个古老的家族,其袓先著有《木经》及《草经》各一部,对世上各种草木形态、产地、性能及各种泡制方法均有论述。这两部书才是赫连浩想要得到的,故此,不惜下毒威胁燕父,但燕父始终不露一字,让他颇为头痛。

    “请!”赫连浩定了定神吩咐道。

    片刻后,一阵香风袭来,燕莺莺款款而来。

    “什么风把燕大小姐吹来了!稀客!稀客!”赫连浩满脸是笑,热情招呼着。

    “家里茶叶没有了,正好今天路过这里,顺便看看有什么好茶叶没有?”蒸莺莺笑吟吟地说。

    “有,有!刚进的高山云雾茶,可是燕老掌柜最喜欢饮的。”

    “好啊!包上一斤,回去试试。”燕莺莺笑着说。

    “好说!好说!我马上让伙计准备!”赫连浩说道。

    进来个伙计,端着两杯茶,在赫连浩和燕莺莺面前各放了一杯。

    “尝尝!这就是刚到的云雾茶,香气淡雅,入口回甘,如深山之幽兰,极为难得。”赫连浩热情的介绍道。

    燕莺莺端起杯子,轻启朱唇,轻轻地啜了一口。

    “嗯!确实好茶!家父就是喜欢这个味道。”燕莺莺略带伤感的说。

    “不知燕老掌柜的病情好些了没有?”赫连浩眼珠轻轻一转问道。

    “还好!略略好转!”燕莺莺脸上带着哀伤。

    “那就好!那就好!我是盼着他早日康复,再来这里品茶论道。”赫连浩连忙说。

    “赫连先生这几日可是出去了?”燕莺莺盯着手中的茶杯,看似很随意的一问。

    赫连浩一愣,连忙笑着说:“是啊!最近好茶少,出去转转,收点茶叶。”

    “我前几日在北边山中采药,那日见一个人带着面具一闪而过,像极了赫连先生。”燕莺莺又喝了一口茶,笑着说道。

    “这可能是燕大小姐眼花了,我就是收个茶叶,带哪门子面具呀!”赫连浩心中一惊,表面上可是若无其事的样子。

    “那是小女子看错人了!叨扰了!告辞!”

    燕莺莺边说边起身离开。

    “慢走!”赫连浩客气了一句。

    燕莺莺走后,赫连浩陷入了沉思,脸上阴晴不定。

    “这小丫头今天过来干什么?听她话里有话,可不像是来买茶叶的样子。”

    赫连浩心里有事,自然而然有点多疑。

    冷瑞现在已经静下心来了,他知道,急也没用。

    不把这个阵搞明白,逃跑实在是太难了。

    一时间也想不明白,干脆去干点活,炼制一点丹药。

    刚刚来到了后院的小作坊里,范小文就兴奋地迎了上来,悄悄的说:“小冷哥哥,你那个仙法太厉害了,我现在能感觉到周围一丈的人和物了。”

    冷瑞一愣,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这么快就成功了。

    于是笑着说:“加紧炼,以后就靠你了!”

    范小文脸一红说:“小冷哥又取笑人家了!哎!你告诉我,你能感觉到多远?”

    “十来丈吧!”冷瑞没敢说出实情,他现在感觉三十丈范围之内的东西一点问题没有。

    “这么厉害,我还要抓紧炼。”范小文一伸舌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