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落地回过神来的墨月平复好自己的心情,见四下无人,不由庆幸主子关键时刻拉住了自己。

否则,她们定然会被那道漩涡带到不一样的地方。

眼下只有凤慕卿与墨月两人,墨月下意识向凤慕卿挪了一小步,明晃晃表示自己要和主子在一起。

凤慕卿自然瞧见了这一幕,却装作什么都没瞧见,一片淡然。

“走吧。”凤慕卿平静的开口,率先抬步向密林深处走去。

按照她这么多年的经验,好东西自然在最深处,说不定路上就会碰到上官润等人。

奇怪,怎么没有瞧见御清棠?

蓦然,凤慕卿反应过来自己到梦魇之地这几日压根就没有瞧见御清棠的身影。

是南月内忧没有解决?还是万恒学院没让她来?

御清棠位列新秀榜第一,实力已在金丹三阶,可谓是万恒学院修为最为高深的弟子,秘境开启,不可能不会让她来。

可南月那边关贤的余党被无影阁的人清理得干干净净,也不至于拖到现在还未解决。

莫不是这其中还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凤慕卿晃了晃脑袋,将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统统甩出脑海,现下还是好生专注秘境之事,说不定就碰到机缘了。

墨月一声不吭的跟在凤慕卿身后,心中那股不祥的预感越发强烈,她心中满是惊慌,面上未露丝毫。

但下意识加快步伐,恨不得紧贴凤慕卿的背后。

凤慕卿察觉到她的不安和浑身的警惕,很是满意。

她准备启程去无影阁时,压根没有想到墨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将修为升到筑基七阶,只差一步就迈入金丹期。

说不定秘境中就有她的机缘,她二话不说就带着墨月离开。

无影阁众人知晓秘境中凶险万分,这段日子每个人都在努力修炼,恨不得把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拿来修炼。

虽然晋升的人不多,但修为更加稳固,再加上无影阁中那么多的好东西,在秘境中活下来不成问题。

更别说他们成群结队,还有一颗保命的蕴魂丹,若是遇到强者,只要不硬碰硬,此次秘境就不会出现亡者。

梦魇之地的另一侧,两队人马狭路相逢,气氛紧张。

“哟~胜雪郡主,咱们还真是有缘啊。”顾子瑜刻薄的嘴脸丝毫不掩饰,眼中的嫉恨稍纵即逝。

南月内乱,身为梁王世子的苏麟怎会不知,只是当时的他在接到了家书后,压根就没有离开学院。

而身为他妻子的顾子瑜,自然是跟着苏麟一同留在万恒学院,只是她暗地里让玄清宗的弟子打探情况。

这一打听才知道南月内乱居然被白胜雪几人化解,而南月新皇重新敕封白胜雪的郡主称号。

没想到白胜雪逃婚不仅没有遭到慕容家的报复,反而让她重回荣光,她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呢。

越想顾子瑜心中就越发的不平衡,对白胜雪的嫉恨越发的浓烈。

她一把拽住身侧苏麟的手臂,抬头甜甜一笑,“相公,前段日子南月内乱,你这不是有几颗丹药,送给胜雪郡主压压惊吧。”

闻言,苏麟一头雾水,他身上虽然带了几颗丹药,但并未说过要送予白胜雪。

他们二人虽然有着从小的情分,但在秘境之中,危险重重,丹药是关键时刻拿来保命的,谁乐意就这么送出去。

苏麟知晓顾子瑜是要给白胜雪难堪,可在性命与出气的选择下,他毫不犹豫选择了保命。

“夫人,你看郡主气色红润,哪里需要丹药,咱们还是快些寻找机缘吧。”苏麟拍了拍她的手,满脸温和。

这话乍一听没什么问题,可白胜雪和顾子瑜却觉得这话听着怪不舒服的。

顾子瑜冷漠地白了他一眼,眼中的控诉一览无余。

你是在替白胜雪解围?!

是他苏麟背弃了与白胜雪之间的海誓山盟,也是他苏麟自己舔着脸追求自己,就算他再愧疚,也不能落她顾子瑜的面子!

而一边一直没有吱声的白胜雪眉头紧蹙,望向苏麟的目光充满了鄙夷与不屑。

以前怎么没发现苏麟这般的自私自利?

不过是几颗丹药罢了,她白胜雪还会差这点丹药。

当看到迎面之人是苏麟和顾子瑜后,白胜雪郁闷不已。

冤家路窄,她是有多倒霉才会在这里跟这二人正面碰上,煞风景!

她与这位玄清宗的少宗主不过几面之缘,这人就对她有着莫大的敌意,每次见面就贴着苏麟来恶心她。

着实令人唏嘘。

她与苏麟在他们大婚当日就已一刀两断,再见也不过是陌路人,也不知她为何总抓着自己不放。

是对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苏麟不放心?

他们夫妻二人的事白胜雪不感兴趣,淡漠的眸子扫了二人一眼,佯装没有瞧见抬步离去。

身后一直保持着警惕的慕容宸亦步亦趋跟了上去。

即将擦肩而过之时,顾子瑜猝然松开手,一道冰刃直冲白胜雪而去。

千钧一发之际,一直提防着二人的慕容宸立即出手,一个火球毫不犹豫甩了出去。

白胜雪修为不低,自然察觉到近在咫尺的攻击,一个旋身堪堪躲过,随即一个火球与她交错而过。

嘭――

火球挡住了冰刃,相遇的瞬间爆炸,火花四溅。

“你没事吧。”出手后慕容宸第一时间奔向白胜雪,仔细打量,满脸担忧。

白胜雪一抬眸就对上了他满是担忧的眸子,深邃之中清晰的倒影着她的模样,她心湖一荡,一朵红云悄无声息爬上了耳尖。

见她没有受伤,慕容宸狠狠松了口区,随即面色不善望向出手的顾子瑜。

“怎么就学不乖呢。”慕容宸一声冷嗤,手中灵力运转,火红的光晕自他的手掌冒出。

上次在无相山这人上赶着找茬,被教训了一番居然不知道绕道而行,还敢不要命的往前凑,他不介意收了她这条小命。

顾子瑜脸色凝重,她虽然是少有的双系灵根,但她的修为远比不上慕容宸与白胜雪,真要打起来,她可没有胜算。

她早就料到此种情形,一个跨步露出身后的中年男人。

“杀了他们!”冷漠如冰的声音响起,惊得苏麟瞪大了双眼。

他怎么也没想到顾子瑜会趁此时机诛杀白胜雪和慕容宸,他还以为这个中年男人是玄清宗为了保护顾子瑜安插进来的。

可现在看来,是他天真了,这明显就是要取二人性命。

此时此刻,苏麟纠结不已,念着与白胜雪这份竹马之谊,他小心翼翼的开口,“夫人,这……”

“怎么?你心疼了?苏麟,别忘了,你是我顾子瑜的夫君!”

顾子瑜看出了苏麟满脸的不忍,毫不留情打断了他还未出口的话语,眼中满是警告。

若是苏麟胆敢开口求情,她就将他锁在玄清宗一辈子!

锐利的目光盯得苏麟后背渗了一层冷汗,贴身的亵衣黏糊了一片,贴在背后的寒气冷到了内心深处。

他被顾子瑜毫不掩饰的狠厉惊到,求情的话语戛然而止,低垂着脑袋不敢看不远处的二人。

虽然他与白胜雪天涯陌路,但他终是不忍心看到她香消玉殒,可他心有余而力不足,之后他会请人好生收敛二人的尸骨。

算是全了这些年他们之间的爱恨情仇吧。

中年男人跨步站出,浑身气势一变,一股强大的威压尽泄而出,浑身缠绕着紫色雷光,滋滋作响。

见状,白胜雪和慕容宸心里一沉,雷系可是杀伤力最大的,且此人修为已到金丹期,就算他们二人联手,也没有胜算。

毕竟他们不是凤慕卿那个妖孽,可以越阶战斗。

中年男人脸上淡漠,眼中的杀机一闪而过,他一眼看透了二人的修为,惊讶一瞬后便觉得甚是可惜。

如此天赋,可惜了。

白胜雪与慕容宸对视一眼,二人浑身灵力尽调,警惕地望着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没有拖沓,双手聚于胸前,冒着火花的雷光在两手之间缓缓变成硕大的雷球。

“雷光咒!”

话甫落,雷球脱手而出,直奔白胜雪和慕容宸二人面门而去。

二人脚尖一跃,一左一右避开了来势汹汹的雷球,地面被雷球轰出了一个焦黑的窟窿。

双方打了起来,苏麟与顾子瑜迅速离三人远些,唯恐误伤到自己人。

毕竟那边只有慕容宸和白胜雪两人,而自己这边还有几名玄清宗弟子。

中年男人出手迅捷狠厉,白胜雪和慕容宸感受到浓烈是杀意,神色沉重。

眼下只有殊死一搏才能有逃生的机会!

二人一个对视,心领神会,同时出手。

白胜雪双手快速结印,硕大的法阵出现在身前,无数冰锥破空而去,同一时刻,慕容宸手中的火球带着炙热的温度冲向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手中的雷光再次聚集,无数雷球冲击着迎面而来的冰锥与火球。

嘭嘭嘭――

爆裂的碰撞声震得几人耳朵嗡嗡作响,片刻的耳鸣丝毫没有影响对战三人。

火球被击得火花四溅,冰锥也被碎成块随着惯性乱飞,强悍的雷光被撞的到处都是,待刺目的光芒平息,满目疮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