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曾可乐眯着丹凤眼,颇有韵味的看着吕麻花,想等待一个满意的结果。

这吕麻花,人是猥琐了一点,可有一点特别好,就是不近女色,应该是经得起诱惑的老男人。

因此,讨厌归讨厌他,跟过他的女学生,在这一点上,都挺尊重他的。

“我并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吕麻花想了想说道。

“这样啊!那谢谢你啦!”

曾可乐咧嘴一笑道,转身迅速离开。

“”

吕麻花揉了揉脑袋,转身往中医科走去。

现在他侄子的问题解决了,整个人自然轻松了许多,下午......

“小侯爷,您快点起来吧,轮到我们巡逻了。”

“我这是在哪啊?”

秦虎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感觉身上凉嗖嗖的,外面还呼呼的刮着大风,顿时心里一阵奇怪。

“哎呀小侯爷,您怎么迷糊了,我们在军营啊。这个时辰轮到咱俩放哨,再不起,军法处置啊,现在老侯爷也护不了你了。”

“什么?”

秦虎睁开眼睛一看,只见自己此时正呆在一个帐篷里,眼前是个穿着皮甲的小兵。

正在他想张口问点什么的时候,忽然一阵头痛欲裂,一股巨大的信息流冲入了他的脑海,几秒钟之后他知道自己穿越了。

他从一名现代特种战士,穿越到了一名也叫秦虎的小侯爷身上,乃京城七大恶少之首!

而这个叫大虞朝的时代,历史上根本就不存在。

秦虎的祖上是大虞开国四公二十八侯之一,三个月前父亲病逝,秦虎袭爵,成了新一任冠军侯。

秦虎从小被爹娘宠坏了,不爱读书,不爱习武,一味玩耍,吃喝玩乐,横行京城。

长大了家里想让他收收心,便定下了一门亲事,女方是陈国公家的大小姐,名叫陈若离,名门闺秀,秀外慧中。

这个秦虎对别人都是穷凶极恶,可偏偏对这位貌美如花的未婚妻百依百顺,视如珍宝。

可事情偏偏就出在了这个青梅竹马的陈大小姐身上。

根据秦虎的记忆,那天他携未婚妻入宫参拜当朝长安公主,公主与陈若离从小相好,便安排饮宴。

可后来秦虎喝断片了,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到了内卫的诏狱。他被告知醉酒调戏公主,意图不轨之事。

更诡异的在后面,陈若离竟然上书弹劾未婚夫秦虎七十二条不法之事,桩桩件件有凭有据。

秦虎当时好似五雷轰顶一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圣旨很快就下来了,念在秦虎祖上有功,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发配幽州,军前效力,保留爵位,以观后效。

但是到了幽州之后,他很快就被安排上了前线先锋帐前听用。

这些事情在秦虎的脑子里过了一遍之后,他基本上就想明白了,这应该是个圈套。

因为陈国公早就想和他退婚。

秦家和陈家本来就是政治联姻,两家都想做强做大,而后来的秦虎除了是个纨绔,几乎一无是处,可以说把冠军侯府的脸都丢尽了。

要知道,历代冠军侯,都是英雄人物,在军中有无可比拟的影响力,可偏偏到了这一代,出了个根本没上过战场的废物。

老侯爷活着的时候,陈国公还给面子,老侯爷死了,陈国公翻脸无情,竟然上演了一幕灵堂退婚。

但秦虎深爱陈若离,死活就是不允,而陈若离对他这个恶少却早已非常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