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温柔的嗓音像是一阵风,轻飘飘的,可偏偏就是钻进了他的耳朵。

    厉萧祁的身体猛地一怔,自从她死了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她的名字了。

    「灵柒……」他口中喃喃,不敢侧头去看她的脸。

    「我失去了关于你的所有记忆,包括后来我眼中的她是什么样子的,我都记不得了。所以,萧祁可以说说你记忆中的「白月光」是什么样的吗?」

    这一番话,萧灵柒也是硬着头皮去说的,她总是隐隐感觉萧妍琪对于厉萧祁来说是不一样的,否则也不会成为两人感情之中最大的隐患。

    她是什么样的?

    厉萧祁愣了神,萧妍琪……

    那个时候他从萧妍琪的口中,还有一系列的「证据」得知了萧灵柒是害了他母亲,父亲还有大哥的凶手,当时即将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喜悦瞬间成了满腔的愤怒。

    他恨不得手刃害死他亲人的凶手,但是……但是他又用着自认为对她好的举动,一边狠心的憎恶她,一边希望她永远就在自己身边。jj.br>

    这个时候的萧妍琪便成了参与全过程的旁观者。

    「七八年前的事情,我也记不清了,但是那个时候的她是你最好的姐妹,即便是指认你的证人,我也没有多言,放任她去了国外。」

    「但是灵柒你相信我,从始至终我对她只有利用的心思,因为当时对我而言的你……所以我只能利用她去告诉你,想让你牢记那些莫须有的罪名,只为了让你,让你能够带着赎罪的名义……永远留在我的身边。」

    厉萧祁说完,自己都吓了一跳,他当时为什么会对萧灵柒有这么大的占有欲,为什么会完全的被一个陌生人牵着鼻子走?

    犹记得那时候的他还特别容易愤怒,只要萧灵柒有任何不如他的愿,自己便会冷嘲热讽。

    想到这里,厉萧祁恨不得亲手给自己一个耳光子。

    可现在的自己为什么没有再是易怒了?厉萧祁心中琢磨,片刻后,他转头看向身边的可人,心中突然释怀。

    或许是想到能和萧灵柒永远的在一起,生气这种事情就不再能在他的生活中出现。

    「原来是这样。」

    厉萧祁深情款款的解释最后成了一段无足轻重的叹息。

    「灵柒,如果……如果可以的话,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永远的陪在你的身边。」

    厉萧祁平躺着,平视着看着天花板。

    他的眼珠颤抖着,胸腔中的那一颗心脏也变得热血起来。

    与此同时,他也怕萧灵柒会想都不想的直接拒绝。

    不过,也没关系,感情这种事本来就像狐狸与兔子,若是他傻愣着不敢上前,那香香软软的美人如何能进入他的怀抱。

    房间静谧到可怕,墙头上挂着独有当地气息的时钟不停摇摆,发出机械的僵硬声音。

    就在厉萧祁失落的垂下眼睑,意识到这一次的告白再一次失败之时,身旁人突然侧过身来,面朝他的方向,修长的手臂轻轻搭在他的胸膛上,耳边都是带着薄荷味的清香。

    「我记得家里还没有我们两个的婚纱照,要不要在爱琴海这样的旅游圣地留个纪念?」萧灵柒的声音再一次变得轻飘飘的,柔软的仿佛一脚踩进云端。

    他错愕的低下头,只看见浓密的发丝下带着软糯粉色的耳廓,心中好似被重拳一击。

    厉萧祁的眼睛瞬间湿润,同样的也掩不住嘴角的笑容。他就知道他费心思弄得游艇之旅一定不会让他失望。

    「好,等明天和安安安然碰头,我就让他们去准备。」厉萧祁的嗓音中带着颤抖,天知道他等这一天等了多长时间。不过好在上天不会见不得有情人不得眷属,还是将萧灵柒带到了他的身边。

    两人的呼吸逐渐平稳。

    次日一早,萧灵柒便马不停蹄的叫醒厉萧祁,着急的在游艇外等候。

    终于到了到底时间十点,萧灵柒才看到安安和安然。

    「妈妈,妈妈我好想你~」安然跑的最快,猛地扎进萧灵柒的怀中。

    「安然不哭,妈妈回来了。」萧灵柒连忙抱住女儿,心疼的拍拍她的小身体。

    厉萧祁也手快的举起安安,正要问问昨天晚上的情况,才发现安安看向他的目光带着微微的谨慎。

    厉萧祁心中猛地一咯噔,随后才意识到安安不过是个小孩子,哪里能看明白他那悄无声息的手段。于是他嘴角带着笑容,轻快的询问说道。

    「安安,昨天晚上过得怎么样?爸爸妈妈不在身边,你有没有害怕?」

    安安小眉毛皱了皱,想了一会儿,这才缓缓开口说道:「有些害怕,只是……晚上吃了太多面包,肚肚难受。」说完还俯下身子趴在厉萧祁的身上。

    「爸爸陪了妈妈一晚上,妈妈有没有很开心。」脆生生的声音出现在厉萧祁的耳旁,尽管厉萧祁没有确切的得到安安的承认,却也越发相信这小孩子看出了自己的计划。

    听了安安说话,萧灵柒惊讶的看过去。

    只见安安一张小脸皱巴巴的,小小的身体蜷缩在厉萧祁的怀里,当下心疼的要命。

    「你不是说秋宋他们能照顾好两个孩子嘛?吃糠咽菜都不会让他们两个饿着吗?」萧灵柒担心孩子,又赶紧抱起安然,「安安,你肚子有没有很难受?安然呢?你难不难受?」

    一旁站成一排低着头的秋宋等人不敢说话,大汗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