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我一向不受什么大义的威胁。
但是江均辞那个傻子不一样,他脑子抽了,花朝语要真是以苗疆不出兵马应劫作为威胁,他说不定真能把自己给嫁到苗疆。
我冷声道:“花朝语,我劝你最好不要玩火。”
花菡当即转身:“李魄,你是准备威胁苗疆。”
“够了!”黑夜枭怒吼道:“花菡,这里轮不到你说话,给我滚出去。”
花朝语看了看黑夜枭,一言不发走出门外。
我坐下来说道:“老黑,我怎么觉得,你的话在那个什么花朝语面前,不太好使呢?她真是大巫?”
黑夜枭无奈道:“苗疆巫门对巫师等级的划分不那么详细,大巫之后就再没有更高的级别了。”
“因为苗疆巫师有一个规矩,那就是到了大巫之后,过去的恩怨必须一笔勾销。大巫之间决不能生死相斗,这就是苗疆巫门一直鼎盛不衰的原因。”
“花朝语不仅实力不容小觑,辈分也高的吓人,所以我也得给他几分面子。”
我点头道:“阿药朵和江均辞之间的事情,究竟是谁做主?”
黑夜枭叹口气道:“江均辞和阿药朵之间已经不是两个人的事情了,阿药朵毕竟是苗疆圣女,而且也已经跟江均辞举办了婚礼。”
“如果不能把江均辞留在苗疆,巫门将会颜面扫地,巫门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老刘摇着扇子道:“这才是祝紫凝给我们留下的最大-麻烦!”
“巫门在术道上的地位举足轻重,苗疆巫门又是最大的分支。”
“这件事处理不好,两界堂只怕是要与巫门为敌了。”
黑夜枭道:“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能请獾子的师母出山。巫神的面子,他们还是会给上几分的。”
王小涣摇头道:“山海秘境发生了剧变,师父师母正在召集白灯门弟子,入山海应对劫数,只怕是顾不上我们这边了。”
黑夜枭一时间也头疼了:“这就糟了!”
“巫神不出面的话,这件事怕是没办法和平解决。哪怕是谢半鬼来了巫门也不会让步。”
“要不然,我们想办法联系谢半鬼,让他出面调解?”
“不行!决不能让谢半鬼出面。”老刘阻止道:“谢半鬼代表着棺材门,他一旦在苗疆与人动手,那就代表着整个棺材门对苗疆的态度。”
“如果有心人从中挑拨,我们怕是更难收场了。”
黑夜枭和老刘越说,我火气越大:“这特么叫什么事儿?”
“我一路过来,都是尽可能避免跟巫门冲突,结果让他们当成了软柿子不说,还特么要捏起来没完了。”
老刘被我吓了一跳:“主公,你又想干什么?”
我冷着脸道:“这件事要是能妥善解决最好,要是解决不了,那就别怪我要学疯家了。”
“还有……”我看向黑夜枭道:“我要见见江均辞那个二货,而且是马上。”
黑夜枭犹豫良久才说道:“见见也好,我去安排。”
当天晚上,我就带着云裳,跟在黑夜枭身后潜进了江均辞的住所。
我看见对方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老黑、云裳,把他给我里外检查一遍。”
江均辞像是木偶一样,被两人翻来覆去看了几遍,确定他没有问题,我才说道:“江均辞,你没中咒也没中蛊。说明你现在所想所做,都可以自主。”
“你实话告诉我,你对獾子是什么态度!”
我不等江均辞说话,就补了一句:“你最好别跟我谈大义,你敢谈大义,我就打死你。”
江均辞沉默了片刻,才低声说道:“我是棺材门弟子。”
我不由得火冒三丈:“棺材门弟子算个卵子。”
“妈的!棺材门弟子要是个个都像你这个熊样,就趁早玩完算了。”
“当年,谢半鬼有没有拿着自己媳妇去换大义?”
“当年,王魂是不是为了大义,娶了别人?”
“我特么呸!”
“没了苗疆这个臭鸡蛋,你特么还不做槽子糕了?”
我上去抓着江均辞的领子把他给拽了起来:“我告诉你,江均辞,你要是老爷们儿,你就给我拿出点尿性来。”
“不就是少了一支援军么?”
“少了就少了,没有苗疆就特么不打仗了吗?”
“还有,你自己动动你那驴脑子好好想想,两界山要是全盘崩溃,苗疆还能窝在这里过几天太平日子?”
“他们为了自己,也不敢不去两界山!”
“你要是被人家三言两语给吓唬住了,你以后别跟我说,你是棺材门弟子。”
江均辞虽然是被拎在空中,却一句话都不说。
我-干脆把他给扔在了地上:“江均辞,我告诉你,这次獾子是赌了命来救你。你别让她打赢了,却赌输了!我们走。”�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