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她对你的好,会不会超过某种界限了?”

冷云飞含蓄地提醒顾珞珈,她抬眸不解地看着他,“什么界限?”

看着顾珞珈黑白分明的眸子,冷云飞知道她完全没有往那个方面想,只当作是两个女人间最好的友谊。

“没什么。我去拿鱼。”

冷云飞揽着顾珞珈走到鱼摊前拿过他买的那条鱼,透过玻璃反射,他看到说要走的温雨还躲在角落里看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