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江南之地的防汛交代下去后,张好古又开始看向眼下最要紧的事:各国使团来朝.

    大城\南掌\他隆\苏禄\朝鲜\东夷各国不提,就连红夷人都派出了一支使团朝贡.

    难得大明决定接触海禁允许通商,红夷人怎么可能放弃这个大好机会?

    于是红夷人也派出使团朝贡.

    加上西域那些汗国,一下子十几个国家来朝,真有了昔日大明永乐年间万国来朝的景象.

    在大明京师城楼之上,一面面大明的山河日月旗迎风飘扬,猎猎作响,旌旗下大明的将士披坚执锐,明盔明甲,阳光映射下返照着耀眼的光芒.

    大明京师宛如卧虎盘龙一般,高大巍峨的城墙令人赞叹不已.

    一个个国家的使团在两侧卫士的注视下进入京师,看着两侧阁楼亭台,飞檐画栋,看着宽阔平整的街道和街道上那穿着五颜六色鲜艳衣衫,昂首挺胸的大明百姓,一股上国气象一下子就跃入眼帘.

    这是盛唐时期才有的景象,各国人都可以在长安城里看到,大唐的百姓昂首阔步,骄傲无比,盛世大唐傲视四方,容纳四海.

    如今的大明,自永乐之后,再一次出现这种气象.

    百姓面色红润,身体健壮,精神十足,这是丰衣足食的表现,而百姓穿的衣衫颜色各异,花红酒绿应有尽有,戴冠的学子,赶车的商贾,盘发的妇人,束发的闺秀,大明百姓千姿百态,生活充足,国朝气象万千.

    在见识到了大明京师的繁华和人口稠密之后,他们被送到使馆休息,翌日大明皇帝陛下就会召见他们.

    翌日,朱由校特意在太和殿召见各国使臣.

    随着百官入朝穿着五爪团龙袍,带着蟠龙翼善冠的朱由校高坐在皇座之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宣各国使节入朝."

    当王体乾喊出第一句"宣各国使节入朝"之后,一位位侍人依次喊道"宣各国使节入朝",一声声呼喊自太和殿一直传到皇城午门外.

    等候的各国使节连忙自午门而入,注视着两侧的朱红高墙,披甲林立的卫士,一步步抵达金水桥,随后过金水桥入太和门,映入眼帘的就是宽阔的白色广场和前方那三重高台之上高大巍峨的太和殿.

    红夷使者忍不住惊呼:"这就是大明皇帝陛下的宫殿吗?"

    这话引得一旁的朝鲜使者颇为不屑,化外蛮夷就是没见识,一看就没来过大明的土包子.

    随着"宣各国使节入朝觐见"的声音再次传来,各国使者这才连忙从两侧台阶登上三重高台,这才算是到了太和殿前.

    而高大宽阔的太和殿这才算是向各国使节展示其伟岸.

    随着殿门拉开,各国使者鱼贯而入,这些使者穿着各国的服饰,见到坐在龙椅上那位大明天子后纷纷跪拜:"叩见大明皇帝陛下."

    就连荷兰使者都学着跪拜而不是单膝跪地,这让朱由校非常的满足:"各国使者平身."

    "谢大明皇帝陛下."

    各国使者纷纷起身,然后拿出礼单向朱由校报告他们带来了什麽好东西.

    例如朝鲜就送来了他们的布匹\山参\貂皮\金银花瓶等一系列特产.

    而南掌\他隆\大城各国也是纷纷送上自己国家的特产.

    红夷使者科隆拿出的东西最为显眼,什麽钟表,手枪,油画,还有西洋景物什麽的,一看就富得流油.

    张好古见了也是忍不住眯起了眼,这红夷人到了东方成立了东印度公司后,和大明做生意,和朝鲜做生意,和东夷做生意,还把南洋土著杀的杀,赶的赶,占据了大片土地和金矿以及种植园,富裕的很.

    若是能拿下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地盘,那大明绝对又是一次大发展.

    说起来,如今荷兰人还占据了台湾的一部分,这台湾上生活的可都是我大明的子民啊.

    虽然脑袋里思维转的飞快,但张好古表面上依旧毫无波澜,看着荷兰使者科隆表示对大明皇帝的敬意,以及荷兰对大明的尊敬,还表示非常愿意和大明通商,愿意当大明的好朋友云云.

    最后,朱由校赐下给各国的赏赐,并于当晚在太和殿设宴款待各国使者.

    大明的美食可不是各国能比的,别说这些蛮夷小国,就是荷兰人也不可能见识过如此多的美食.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各种食物烹至的色香味俱全,还有各种精致的糕点,让各国使者啧啧称奇,不得不感慨大明地大物博.

    除了美味的晚宴,还有大明的歌舞,以及杂耍等诸多表演,也是让各国啧啧称奇.

    张好古身边坐着的是朱七七,毕竟这样的国宴诰命夫人自然是要登场的,皇后坐在皇帝身边,大臣陪皇帝吃饭,诰命夫人们自然是陪皇后吃饭了.

    这样一场晚宴,说大家都吃得尽兴了那属于谎话,但主客尽欢还是称得上的,毕竟国宴这玩意本来就不是用来吃饭,而是交流的.

    晚宴散去,张好古被朱由校留宿皇宫,说是留宿,朱七七去陪张嫣了,张好古和朱由校可没闲着.

    "师父,今日各国使节的表现,有何看法啊?"朱由校慢慢的喝着醒酒汤.

    张好古沉吟片刻,说道:"皇上,最恭敬最谦卑的,可能也是最有野心的."

    朱由校点了点头:"今日那东夷人和红夷人,朕是看在眼里,他们是最规矩最谦卑的,但朕在他们眼里,看到了野心,看到了觊觎,他们在贪图朕的江山."

    张好古说道:"明日操演之后,恐怕他们就提不起任何觊觎大明的心思来了."

    朱由校听了也是哈哈大笑:"朕不怕他们觊觎大明江山,朕巴不得他们都来垂涎大明,好让天下人都看看如今的大明到底多么强盛,是不是真的远迈汉唐."

    "明日朕可是期待的很,看看他们见了大明王师后,还敢不敢觊觎这大明河山."

    一旁的魏公公有些担忧的看着朱由校:"皇爷,早点休息吧,喝了那么多酒,注意龙体啊."

    朱由校则是笑道:"朕这身体什麽样,朕还不清楚吗?"

    虽然这么说着但朱由校还是说道:"来来,师父,今晚朕与你抵足而眠."

    魏公公羡慕的看着张好古和朱由校睡在一张床上,吧唧了下嘴,默默退出去在外面睡觉去了.

    翌日正午,朱由校请各国使节到西山狩猎.

    各国使节骑马在西山猎场游猎一番后也终于迎来了重头戏.

    朱由校说道:"近日,我大明正在此地操练,诸位可有兴趣一观啊?"

    一听能见识到明军的操练,各国使者纷纷表示有兴趣,尤其是东夷使者和荷兰使者科隆,就属他们最感兴趣了.

    这过了西山猎场,兴致勃勃的各国使节就看到这样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