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窗外的树上,青绿色的小叶随风摇摆,散发着盎然的生趣。

        已是初夏时分,暖风习习,吹得人昏昏欲睡。

        午休是从骨子里带来的优良传统,许多同学不太理解他这种稍显另类的行为。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高中的学业已经结束,再过几天,大伙各奔东西,也许在大学里遇到了同样来自于东方的同学,才会在记忆深处突然闪现过一抹嗜睡的身影。

        哦,原来我早就在高中就有过华夏的同学。

        对了,那家伙叫什么名字来着?真是拗口又难记!

        “秦,快醒醒,要出去拍合照了。”

        迷迷糊糊之间,秦飞被一个声音吵醒,睁开眼瞧见一张肉呼呼的白净圆脸,顶着一副难以让人忽视的黑眼圈。

        “我一天就睡三个小时也比你有精神,你说你年纪轻轻的,身体是不是有点太虚了?”

        叨叨说话的圆脸胖子语速很快,顷刻间又是一堆单词冒了出来,大概意思就是让秦飞少看片子多锻炼。

        秦飞直直盯着这圆脸胖子,看着他摇头晃脑的样子,像个会说唱的大熊猫,忍不住笑出声来。

        胖子有些不高兴,他作为班干部,和这秦某交流已经很给面子了,怎么还好意思笑呢?有没有一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催促道,“赶紧走了,别让大家等你!”

        秦飞耸耸肩,站了起来,高大的身躯遮住阳光,屋内似乎都暗了下来。

        “妈的,为什么你长这么高?”

        一米七不到的胖子难过地想流泪,小短腿迈开默默地走在前面,不去看后面的秦飞。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教室,来到了学校绿植花园之中,此时班级里的同学已经完成了各种单拍、双拍以及男女混合拍,只差一张所有人的大合照。

        阳光下的少年男女嬉笑打闹,处处散发着青春的味道。

        站在最前面的是老师史密斯,一个有点秃的中年男子。

        他站在那边抽着烟,看到了秦飞和邓恩走了过来。

        史密斯笑眯眯地向秦飞招了招手。

        秦飞是那种在学校中比较乖巧,成绩又好的学生,偶尔还能为班级做做贡献,在团队中有一定的存在感又不是特别突出。

        史密斯不会因为秦飞是华裔就独爱或者偏见,甚至觉得意外申请到了乔治城大学的秦飞可能会比他想象中的要更加优秀一些。

        秦飞走过去和史密斯闲聊了两句,同学们陆陆续续汇聚一起,小胖子呼喝中,准备毕业合影。

        实际上之前就已经拍过毕业合照,不过这一次属于另外的班级集体活动。

        同学们也不用穿博士服,而是穿各式各样自己的衣服,不少男生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穿上了一身帅气西装,比格比穿着运动服的男生瞬间高了很多档次。

        运动服说的就是秦飞,短袖宽松运动裤,脚上一双air    jordan    8,睡眼朦胧的样子。

        有些女生踩着高跟鞋,穿着闪亮的长裙,颦笑间光彩夺目,害羞的男生看得面红耳赤,却又忍不住不看,转头的余光不断洒了过去。

        到是也有一些胆大的男生,看到风卷起女生的裙角,嬉皮笑脸地吹了吹口哨。

        这真不是耍流氓,这是一种对美好事物表达喜爱的方式。

        “呸!”

        女生红着脸,扭过头去。

        不过也有一些大胆的女生,做了个飞吻。

        女生们对男生指指点点,评头论足。

        一个班也就二十多个人,男生十来个,长得高的,帅的,矮的,丑的,都默默给了个排名。

        秦飞算是特殊的,就他一个是黄皮肤。

        不过他身材高大,为人又低调,没有人会主动找他麻烦,坐在台阶上和小胖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小胖子叫肯尼-梅斯利,是秦飞高中四年为数不多的朋友。

        小胖子的成绩很好,祖上据说是有一部分的某物理科学家血统,不过他自己还是希望走商务法律路线,最后申请到了宾夕法尼亚大学,正儿八经的全美前十高校。

        虽然成绩好,但人也是够猥琐的,看到妹子们裙角飞扬就是他吹的口哨。

        “你看到没有,海伦娜冲我做了个飞吻。”

        胖子有些兴奋,春天刚刚过去,但他感觉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