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两军交战,决定胜负的因素有很多种,并非是哪一方国力强盛,名将多,军队的士兵数量庞大就一定能够取胜。

    但这仅仅是对于两方都是凡人的军队而言,若两方都是神通者,那么决定胜负中最重要的因素,也是最为关键的因素,便往往存在于某一个人的身上。

    这个人或许不需要卓越的谋略,可以没有丰富的打仗经验,只要他的神通足够强大,那么就可以战无不胜。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的谋略和技巧都显得那么可笑。

    紫云下黑衣老者管长风,前冲时紫甲覆身,冲入浩浩荡荡的金甲神威军中,无人能挡。片刻间就破去了神威军的阵型,手中陌刀横扫,下削马蹄,上斩人头。

    便是后来水玉柔和其余超凡联手,也无法将他击退,更不用说击败。

    黑云下金盔神将冠军侯,唤出一匹神骏异常的白色天马,手持丈余长槊,一个冲刺便破去飞舟数艘。而后又接连在其中劈砍挑盖,如同一位收割生命的死神,无人不为之胆寒。

    夏帝和阁主看到这一幕眉头紧皱,若是再让他们俩这样杀下去,先不说胜负如何,那被他们各自依仗的强大军队必然是损失惨重。

    于是二人同时下令,分别让神威军和飞舟群撤退三十里,而后亲自上去拦截。

    管长风见到神威军撤退,并不继续追赶,隐藏于紫盔下的眼睛冷漠的扫了一眼拦在身前的夏帝,然后倒飞百丈。回过头看着同样退回的金盔神将,横起手中丈许的陌刀,说道:

    “老夫这把陌刀名为斩龙,不知杀过多少人间帝王,也饮过名将的鲜血。”

    冠军侯掩于金盔下的双眸蓦然绽放出一丝冷光,看着那全身覆盖在紫甲下的老者目光微凝。

    管长风单手握在陌刀中间,另一只手屈指弹了一下刀刃,发出清亮如龙吟般的响声,继续道:

    “在老夫斩杀的帝王将相中,唯有两人让老夫记住了名字。”

    “这第一人,是天月国的第三任君主,惊才绝艳,若是再给他些时日蛰伏,说不定真能推翻我们这些宗门。”

    “呵呵,但是老夫只用一个女人便让他按捺不住,虽然他最终死于老夫的陌刀之下,不过也还算有些能耐,让老夫受了些伤,前些日子才好起来。”

    冠军侯闻言眉头微皱,对于天月国这个名字他十分陌生,至于老者所言,更像是在听乱语胡言。

    而文忧候李圣却是浑身一震,满脸震惊的看向老者,失声道:

    “你是神工门的公输长风!”

    管长风转头看向李圣,掩盖在紫甲下的面容露出一丝惊讶,微微颔首道:

    “呵呵,想不到现在竟然还有人记得老夫。”

    夏帝见状心生好奇,问道:

    “神工门是什么门派,为何朕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公输长风又是什么人。”

    李圣却是置若罔闻,他呆呆的看向管长风,脸上现出一丝荒诞之色,摇头喃喃道:

    “不可能,天月国是五千年前的一个国家,而神工门也早已覆灭了四千年,你不可能活这么久。”

    管长风呵呵一笑,并不打算继续和他解释下去,随后将目光转向冠军侯,说道:

    “这第二人,是一个将军,善使马槊,老夫曾见他一人一马一槊,挑翻宗门超凡无数,端的是英雄盖世,连老夫遇见他也不得不退让三分。”

    随后声音逐渐变冷,似是想到什么伤心痛苦的事情,平淡道:

    “老夫的三个儿子,便是死在他的槊下。”

    冠军侯听到这里的时候,握住长槊的手不由得紧了几分。管长风却是恍若未见,他低头望向手中陌刀寒光凛凛的刀刃,忽而笑道:

    “不过老夫始终是技高一筹,想出了陌刀这般神兵利器,你可曾见一万神通者持陌刀如墙而进,硬生生将几千人刺成肉串的场景。”

    冠军侯深呼吸一口气,骤然捏紧手中长槊,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愤怒,平静道:

    “你是陌长风。”

    管长风微微一笑,回道:

    “也有人称老夫为天工。”

    刹那间,一条伴随着雷霆呼啸的黑色长龙疾驰而来,贯穿紫云和黑云,其中裹挟的强大而霸道的气机,更是使得泾渭分明的界限产生了扭曲。

    当的一声。

    黑龙与白蛇相撞,随后黑龙倒卷,飞回到后方的金盔神将手中,冠军侯坐于天马之上,手持长槊对准管长风,速度极快,化作一道长虹。

    白蛇敛去光芒,原是一柄寒光湛湛的陌刀,管长风身形如电,疾掠而去。

    金盔对紫甲,黑龙撞白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