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无人的小森林。

        利昂不记得战斗持续了几秒还是几小时。

        她只记得她跳下树,几道闪光过去,金属对撞,吉斯伯手中猎枪的轰鸣,刺痛的爆炸擦伤,鲜血在皮肉里冒着泡沸腾干涸的声音。

        两人在这昏黄凌乱的小森林中厮杀,打光了所有子弹,最后再各自抽出战术匕首……

        利昂凭借出色的近战能力取得上风,直到她发现破绽,一刀刺伤吉斯伯的小腹,决定了胜负。

        小腹中刀,吉斯伯乱了脚步,摇摇晃晃后退,靠在一颗树旁。

        “到此为止了。”

        他能听见利昂走过来的脚步声,在他面前说话。

        “告诉我,吉斯伯,你为什么要如此拼命的杀我?真的是为了在组织中晋升地位么?”

        “……”

        闻言,吉斯伯抬起头,看着她的双眼,再看了看自己小腹上插着的刀,然后深吸一口气,什么都没说。

        事到如今,他不觉得说出来就能改变什么。

        在他对面。

        “放心,这不是致命伤。”利昂又蹲下身说,“刚才那一刀没有伤到内脏,如果你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我可以瞒过那群家伙放了你。”

        语气放缓的说着,利昂扶着吉斯伯,想要扶他起来。

        在利昂的注视里,吉斯伯依旧没搭理她,只是悄悄低下头,眼中充满决然,然后满是胡子茬的下巴轻微动了起来,像是在咀嚼着什么。

        见此,利昂瞳孔一缩。

        “别!”

        她伸手掐住吉斯伯的脸,想要阻止对方自尽,但为时已晚。

        吉斯伯已经咽下毒。

        不出三秒,他的皮肤便开始发暗,毒性侵蚀的血管在他皮肤上勾勒出黑暗的网,嘴开始徒劳的开合,吐出血沫。

        利昂赶紧把他扯了起来,想要做一些急救措施,但一切都来不及了。

        吉斯伯已经无力的倒向地面,却依然用最后一丝力量拒绝她。他的笃定,铁甲般的决然,始终在他眼神里,直到没了生息。

        看着这一幕,利昂惊呆了。

        她把手指伸到吉斯伯鼻息前试了试,发现已经没有呼吸。

        她完全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自杀。

        直到她在吉斯伯上衣的口袋中,发现一张证件:英国军情六处精英探员——吉斯伯?伯恩斯坦。

        利昂感觉自己屏住了呼吸。

        在她正惊呆之际,一阵突兀的掌声插入进来——

        “终于做到了呢,威士莲小姐,这么一来你的考核就成功了。”

        “……”

        看着阴影处突然走出来的白川悠,利昂一时间愣住了。

        她欲言又止,说不出话来。

        手里还捏着吉斯伯的那张证件,利昂心情复杂的站起身。

        “吉斯伯是军情六处的卧底,你从一开始就想让我来清除他?”

        “对呢。”

        白川悠点头,轻松的摊了摊手,“既能对你进行考核,还能扫除老鼠,真是一举两得。”

        “……而且,这老家伙打从一开始就骗了你,他想利用你接近组织的核心,但最后被我识破,呼呼,真是好险呢。”

        他真的很会说话。

        利昂意识到自己已经捏紧了拳头,深舒一口气松开了手。

        虽然在卡耀头上开个坑会很好玩,但现在她精疲力尽,不一定是爆发出全力。

        想到这,她继续问:

        “那你为什么一开始不告诉我?”

        听到这问题,白川悠不由乐了。

        他慢慢走过来,微笑道:“很简单……因为你也一样是卧底啊,威士莲小姐。”

        这句话让利昂微微一愣,大脑短暂的宕机。

        随后,她赶紧整理表情,掩饰住发愣的神色:“卡耀先生,这是在开什么玩笑么?”

        “没啊。”白川悠摇摇头,“你的身份是德国联邦情报局的探员,老早以前就卧底进组织,一直苟到今天晋升。”

        “虽然这个过程挺厉害的,并且你能够杀掉吉斯伯的心态让我敬佩……但是很可惜,组织对待卧底从来不留情。”

        听到这话,利昂如坠冰窟。

        她全力控制着面部表情:“情报局?我?这里面肯定是哪里搞错了。”

        “我对组织忠心耿耿,战战兢兢完成了你所有的要求,为什么到这里就突然变成了卧底?”

        “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要当卧底?”

        白川悠无计可施似的耸耸肩。

        “不过资料确实是这么写的。”

        “利昂?布赫兹,德国联邦情报局的精英探员,擅长暗杀与情报搜查,曾参与过大规模的卧底任务并获得成功,经验老道……”

        听着白川悠跟背课文一样说出自己的身份资料,利昂从惊讶,到不可置信,最后慢慢变为惊恐。

        接着,她深吸一口气。

        从踏入这一行那天起,她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但她完全没想到,身份会在这种情况下暴露,在自己杀掉吉斯伯之后。

        等等……

        利昂突然有些错愕。

        既然对方会这样说,就表明自己的身份和吉斯伯一样,早就暴露了。

        所以对方是在知道自己身份的情况下,还放任自己自由,并指派自己去杀同为卧底的吉斯伯?

        没怎么费力的弄清楚这点后,利昂脊背一寒。

        因为这意味着卡耀一开始就什么都知道,并且识破自己的真实身份后,也不急着拆穿自己,而是老谋深算的躲在幕后,设计一场好戏,让她和其他卧底自相残杀。

        这就好像是警察发现了小偷,不急着捉拿归案,反而从容淡定的原地泡杯茶,先让小偷跑出七八里再去抓一样。

        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才能对控局自信到这种程度?

        而且,吉斯伯为什么也会落入这场圈套之中,像是剧本写好的那样来杀自己?

        这同样是个问题。

        利昂感觉脑海中的疑惑还没完全解开。

        不过回归神想想,解不解开都无所谓了。

        因为她现在身份败露,怎么着都难逃一死。

        除非能打倒眼前的卡耀。

        利昂悄悄向白川悠看了过去。

        寂静的小树林中,只有白川悠一个人站在那里。

        她不知道对方实力如何。

        但她觉得,卡耀看上去就一脸善于勾心斗角的策士相,皮肤很白身材很细,像只鬼点子很多的老狐狸,完全不像是硬实力很强的那类硬汉。

        虽然她也明白人不可貌相这个道理。

        但眼下没时间让她思考太多了。

        况且理论上来说,一个人会在外貌上,展现出90%左右的真实自我。

        除了极少数的例子外,利昂看一眼别人的外貌,基本就大致能看出是怎样的人了。

        在她的注视里,白川悠很失望的摇摇头,动作不紧不慢:“所以说啊,威士莲小姐,你明白自己的处境了么?”

        然而,就在此时。

        利昂突然目光一凛。

        趁着白川悠正在轻松的说话,她抓住一个空隙,掏出腰间藏着的备用手枪,猛然暴起,将枪口对准白川悠。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随后她没有丝毫犹豫与废话,手指一弯,直接扣下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