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长安城东。

    一座不起眼的小院。

    这里,平时不会有人注意到,路过时也不会多看一眼。

    可是在这一夜,这里仿佛变成了人间地狱一般,惨叫声连绵不绝。

    但因为金吾卫早就对周围的邻里邻居发布过禁令。

    所以,即便再好奇,也没谁敢走出来看一眼。

    直至第二天天亮。

    一些好信的人才悄悄地来到小院外查看里面的情况。

    然而。

    这时候的小院里,能看见的只有布满拇指大小坑洞的墙壁以及满地的暗红。

    ……

    另一边。

    原秦王府,现六率所内。

    李承乾端坐在书房的桌案之后,细细品尝着清晨的第一杯奶茶。

    “诶。”

    奶茶入口,李承乾长长的呼出口气:“绵,软,爽。”

    放下茶杯。

    李承乾低头向堂下看去。

    此刻。

    堂中正跪着四个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且满脸是血的汉子,刘武德赫然也在其中。

    当然。

    他在这里,并不是尉迟宝琳发现了他的头领身份。

    只是,尉迟宝琳觉得这家伙本事不俗,即便不是头领,也应该是个当官的。

    所以就给留了下来,和另外三个人一同送到了李承乾这里。

    李承乾环视四人,语气平缓的说道:“三百来个人,就剩下你们四个。”

    “我想,你们也应该能感受到死亡的恐惧了。”

    “所以废话不多说,我就干脆直接问了。”

    李承乾站起身,走到堂下,面朝四人道:“你们四个从哪里来的,为谁做事,又是什么身份?”

    死人紧紧地闭着嘴。

    刘武德更是用饱含恨意的眼眸死死地盯着李承乾。

    李承乾眯了眯眼睛:“刘武德是吧?”

    听见这三个字。

    刘武德的神色一变。

    他哪里知道,李承乾的秘密?

    刘武德刚刚暴露情绪的一刹那,就被李承乾的系统侦测到了。

    不得不说。

    有时候系统用来做刑讯,还是挺靠谱的。

    李承乾故作神秘的笑了笑:“我知道你的名字,也知道你们是从邙河过来的。”

    “所以啊,你最好还是别自作聪明。”

    “毕竟,人的命只有一条,死了就是死了。”

    李承乾瞥眼看了下刘武德说:“该说的话说出来,我心情一好,没准就能放过你!”

    “李承乾……”

    这三个字是刘武德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你最好还是杀了我,否则,将来有一日,我必取下你的头颅!”

    李承乾有些搞不清楚,这人为什么会对自己有那么大的恨意。

    同时。

    他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李祐培养的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

    十之八九都是和自己或者是朝廷有仇的。

    可是在李承乾的记忆里。

    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的罪过姓刘的,更不急的朝廷里有刘姓大臣被冤杀屈杀的。

    那这个家伙是从哪来的?

    想到此处。

    李承乾陡然挥手一巴掌甩在了刘武德的脸上。

    刘武德本身脸上就有伤,这一巴掌下去,直接把已经结了一层薄痂的伤口重新打的裂开,鲜血哗哗的流淌。

    “杀我?”

    李承乾勾勒下嘴角说:“你有这个本事,你有这个实力么?”

    刘武德低垂着脑袋,默不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