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几朵乌云在空中缓缓飘动,偶尔会将太阳遮挡,并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变大,连成一体。

        云朵之下是连绵的大山。

        青山绿水之间隐藏着一支步兵团队,距离团部一公里外的山沟里被平整出一块地,此时传来“啪啪啪”如同放鞭炮的声音,正是团部靶场所在地。

        新兵李仁杰和战友们端坐在靶场休息区域,等待着射击的开始。

        听着耳边不断响起的枪声,李仁杰不时捏了捏拳头。

        做为一名才进入部队不到两个月的新兵,第一次打靶难免会有所紧张。

        对于李仁杰来说,紧张是次要的,最重要的还是兴奋。

        当兵就是为了玩枪,整天拿着枪训练却根本没有子弹,如同隔靴搔痒。

        现在终于迎来了实弹射击的机会,哪能不兴奋、激动?

        “下一轮就是你们了,别紧张,按平时训练的要领来就行,打好打坏没有关系。”

        班长王大海躬着身子来到一旁安慰众人,担心新兵们因为心里紧张而出什么差错。

        身为新兵训练的班长,王大海当然希望自己手下的兵打出好成绩来,不过更为重要的是安全。

        安全重于一切,也是部队里每周大会小会经常提到的一项工作。

        打靶射击,最怕的就是出现意外,要是哪个兵的枪走了火、伤了人,那就是大事。

        因此,在尽可能保证出成绩的同时还得保证安全才行。

        “仁杰,别紧张。平时就你训练最刻苦,只要按照训练要领来就一定能打出好成绩。”

        王大海在李仁杰身边停下来讲道。

        “是,班长。”李仁杰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借此来调整自己的心情。

        上一轮打靶的士兵从射击位上走了下来,李仁杰是带队的,高声叫道:“起立,跑步走!”

        领取弹药、填弹、抵达射击靶位、卧倒、上弹匣,所有的动作都严格按照规定一步一步来,后面有安全员负责监督。

        一切就绪后,旗手通过旗语向上面汇报,得到允许后射击才真正开始。

        李仁杰双臂形成支住将手中的八一步架起来。

        说起八一步,老兵们或许会有一肚子牢骚。

        这都已经是二零一八年了,连武警部队都改用九五式了,可窝在山沟里的正规军却还在使用八一步,就好像被人给遗忘了似的。

        对于李仁杰这样的新兵来说却没有那样的怨言,能够摸到枪就已经让他们兴奋不已,更何况是第一次实弹射击?

        将保险开到单发上面,李仁杰又是连续几个深呼吸,紧张激动的心情也随之逐渐平稳下来,脸颊轻贴着枪托,透过机械瞄准具看向对面百米之外的靶子。

        透过机械瞄准境看去,百米之外的靶子会瞬间缩小,靶心位置更是化作一道细线。

        射击第一步关键就在于瞄准,如果瞄准出现偏差的话,注定子弹会脱离目标位置。

        二十多天,每天趴在地上瞄准数个小时,李仁杰早已经习惯。

        瞄准最怕的就是虚光,阳光照射下会让机械瞄准镜产生偏差,就像淘气的小魔鬼一般让子弹打偏。

        今天的天气还算是不错,微风,风速每秒还不到零点五米,对于百米射击来说几乎对子弹的飞行产生不了任何的影响。

        头顶的太阳因为被乌云遮挡,最大限度避免了虚光的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