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贾四莲无奈只得回转家中,当晚上心不在焉的吃罢了饭,洗漱之后上床睡觉,却是怎么都睡不着,睁着眼在床上翻来翻去,到后头索性坐起了身,摸索着去点燃了桌上的蜡烛。

  黑暗的室内光明乍现,待得适应之后,贾四莲猛然一转头,却见得姐妹们同睡的床边,赫然多了一个人,正端坐在床沿目光冰冷的看着她,

  “嚯……”

  贾四莲吓得瞪大了眼,刚要尖叫,突然想起来甚么,伸手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捂住了要出口的尖叫,半晌才结结巴巴道,

  “你……你怎……怎么进来的?”

  她回头看了看紧闭的房门,一脸的不可置信,那妇人一笑,答非所问,

  “你倒是个聪明的……”

  说着话,一只手虚虚按在了睡在床的五莲头顶之上,贾四莲前头见识过她的厉害,自然不敢乱叫乱嚷,这妇人生的普通,可一双眼透出来的却是狠厉和冷酷,她盯着贾四莲,手掌就那么在五莲的脸上缓缓移动着,若是她敢有异动,立时就下手弄死她妹妹。

  贾四莲总算不是那普通女子,过了最初的惊吓之后,便回过神来,放下了捂嘴的手,缓步走到了桌边坐下,看着床边的妇人道,

  “前头你问我你丈夫的下落,我把知晓的都告诉你了,你现下半夜潜入我家中,到底是想做甚么?”

  那妇人哼道,

  “今日里……你是不是去衙门里报信了?”

  贾四莲一惊,心知是自己大意,原来她根本没有离开,反而是追踪了自己,无奈只得咬牙点头,

  “是!”

  那妇人有些意外的看着她,眼神中凶光闪动,

  “我还当你要砌词狡辩,没想到你倒是真敢说,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全家!”

  贾四莲坐下来应道,

  “你即是问了我,那必是跟踪了我,又砌词狡辩有用么?”

  说罢顿了顿道,

  “若是你像我一样,遇上你这么一个打听嫌犯的人,你说我去不去报信?”

  那妇人闻言深深看了她一眼,

  “你倒是个实诚人!”

  说罢缓缓收回了手,贾四莲心头暗暗松了一口气,沉默片刻问道,

  “你现下是打算如何,杀了我们吗?”

  那妇人摇头,

  “我只是来寻丈夫的,我不想杀人……”

  贾四莲想了想她道,

  “可如今你那丈夫是在衙门大牢里,你寻我有甚么用?”

  那妇人想了想冷冷道,

  “我要你……带我进衙门去!”

  贾四莲瞪大了眼,

  “我如何能带你进衙门?”

  “我打听过了,你爹是衙门里的仵作么,昨儿我跟踪你去了衙门,见你与那守门的侍卫十分熟悉,想来你必是能自由进出锦衣卫衙门的……”

  贾四莲听了心头暗暗苦笑,

  “果然是武艺高强的江湖人,我明明已经很留意身后了,却还是被她瞧清楚了……”

  那妇人似是看出了贾四莲的心思,便道,

  “我们家自有隐匿行踪的精妙法子,别说是你这样的普通人,便是江湖上的高手都不易察觉……”

  顿了顿道,

  “所以,你别同我耍花样,只要你老老实实带我进锦衣卫衙门,我便不会伤害你!”

  贾四莲苦笑道,

  “你即是武艺那般高强了,又何必让我带你进去,你自家飞进去不就成了么?”

  那妇人摇头,

  “我不知那锦衣卫衙门里的底细,贸然闯进去,寻不着人反倒要将自己搭上……”

  顿了顿道,

  “我家男人武艺比我还高,都着了锦衣卫的道儿,想来那里头必是有绝顶高手的……”

  贾四莲接道,

  “高手自然是有的,可我平日里进出衙门也不过就是去后衙见见我爹,那衙门里真正的高手,我却从未见过,我便是带了你进去,也去不了诏狱那样的地方……”

  那妇人哼道,

  “这你不用管,只要你想法子让我进去,后头的事儿,就用不着你了!”

  贾四莲咬唇沉思半晌问道,

  “那……我若是带了你进去,你能不能放过我们一家人?”

  那妇人道,

  “我只是来寻丈夫的,不想惹人命官司!”

  贾四莲闻言点头,

  “好,那明日午时,我带你进去……”

  “为何要明日午时?”

  “因为那衙门里上午办差的人都要聚齐点卯,午后人手就会撒出去大半……”

  那妇人点头,

  “你打算如何让我混进去?”

  贾四莲想了想道,

  “午时你随我送饭给我爹,想法子在衙门里呆上一个时辰,午饭一个时辰之后,衙门里便是最空虚的时候……”

  那妇人点了点头,

  “就这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