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年余余听见楚宥的声音又在门口响起,做贼心虚似的挂断了电话。

    「干嘛?」她没开门,隔着门回复他。

    「我拿个东西。」

    年余余犹豫了两秒,把门打开。

    楚宥脸上看不出什么神色变化,一进来,却是没动作,只盯着年余余看。

    年余余被他看得有些恼,没好气道:「你又骗我!」

    楚宥只感觉心里才压下去的那点火又被勾了起来,他拉开她背后小储物柜的抽屉,「我真的拿东西。」

    年余余下意识看了一眼,看清抽屉里装的是什么,脸颊上刚刚褪去的温度又猛烈的烧起来。

    她一声不吭,逃似的跑出卫生间,一进次卧,毫不犹豫反锁房门。

    有病啊!

    她趴在床上,把脸埋在薄毯上腹诽着,谁把贴身内衣放在公卫的抽屉里!

    年余余闭上眼睛,脑海里却全是一条条叠放整齐的……

    她猛地睁开眼睛,抓起手机。

    微信上,突然被挂断电话的姜菁妤正在进行消息轰炸。

    姜菁妤:【???】

    姜菁妤:【干嘛挂我电话?】

    姜菁妤:【我刚听见楚宥的声音了!】

    姜菁妤:【这个点了,你俩不会在干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吧!】

    姜菁妤:【很好,年余余,你出息了!】

    年余余迅速打字回复:【请停止你的脑补!】..

    姜菁妤:【啧,这么快啊。】

    姜菁妤:【你家楚医生……不太行啊。】

    年余余:【!!!】

    她气极,【有空开车,还不如回一下你男朋友的电话。】

    要不是周云宴打电话,她和楚宥……

    年余余丢下手机捂住脸,她不纯洁了。

    看见周云宴的名字,姜菁妤也来了气,顾不得在调侃年余余,又开始了吐槽式的消息轰炸。

    姜菁妤:【周云宴就是个双标又小心眼的老男人!】

    姜菁妤:【我还没提他之前和那么多女人不清不楚呢!】

    姜菁妤:【他居然还因为我和男同事跳交谊舞阴阳怪气!】

    她在工作的私立高中,收费高昂,不只专注学生的学习成绩,更是提倡培养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每年学校都会组织学生参加各种比赛,不只学习上的,还有其他方面的。

    而老师们更是以身作则,被学校报名了一个教师的交谊舞比赛,选十个外貌条件好的老师参加。

    姜菁妤就是其中一个,和她搭档的是学校一个体育老师。

    两人就是冲着学校开出的奖金去的,除了课余时间和其他老师一起练舞,根本没有其他接触。

    但今晚,周云宴去学校接她,却莫名朝她搭档的男老师阴阳怪气了一番,还暗讽人家洁身自好。

    姜菁妤:【我明天都没脸去见同事了。】

    姜菁妤:【周云宴是不是有病!】

    姜菁妤:【我说我是为了奖金,他直接给我转钱,要让我退出比赛。】

    年余余立马和自家姐妹同仇敌忾,【真过分!】

    姜菁妤:【他之前和各种女的虚以委蛇,我也没翻过旧账。】

    姜菁妤:【现在我清清白白,他还怀疑我!】

    姜菁妤:【我光明正大的赚钱。】

    年余余也觉得周云宴转钱让姜菁妤退赛有点不尊重人,跟着讨伐起周云宴,完全忘记了要和周云宴回电话的事。

    等楚宥再一次洗完澡出来,走到次卧门口,拧了下房门,

    没拧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