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跪地的言婷婷恳切的望着何长月:“我本是来找卿云哥哥送还他玉佩的,我……”
何长月板着脸:“姚北秋当众无礼也是真的,言大小姐牺牲自己的名节,一句自愿的也不能——”
“那玉佩,赠与你,刚刚孟浪也是事实,我姚北秋知道好歹。”姚卿云镇了镇心神,强压心疼,上前扶起言婷婷:“和林兄,我知道你和言府有亲,你帮我送言大小姐回府,我这就去禀告母亲上门提亲。”
“这——”何长月踟蹰了一下。
“何公子,如果,如果卿云哥哥跟我母亲提了亲,日后你们可是连襟,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知道你是个刚正不阿的,但卿云哥哥,他也是忘形……”言婷婷咬住嘴唇,诚恳的道:“何大哥——”
“罢了罢了,我当没看见你们,只是屋里那两个,你们回去自己权衡。”何长月的声音不低,房里的人正好能听到:“不该说的话不要乱说。”
房内,抱着言嘉嘉的荣景毓摩挲着她娇软的身躯:“嘉嘉,你在府里等着我的消息便是,我必定给你一个名分。”
“殿下,我知道。”言嘉嘉软的几乎抬不起手臂。她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一大半,获得名分是第一步。
……
第二日,定国公夫人带着三媒六证亲自上门提亲,聘言氏二房长女为定国公世子正妻。
傍晚时分,一顶粉色小轿把言嘉嘉从侧门抬了出去,为五皇子侧室。
第三日,太子遣人送上聘礼……
聘礼堆满了修缮好的松鹤院。
言婷婷没带侍女,一个人来见言蓁蓁:“三妹妹这聘礼,就是别人一辈子可望不可及的,着人羡慕的紧。”
“大姐姐又来笑话我。我本来就没想嫁人。”言蓁蓁随意的坐在一个大红樟木箱上:“如果不是贵妃娘娘,我本来想好在家里好好陪伴我爹,我娘,我大哥大嫂……”
“三妹妹,谢谢你!”言婷婷握住了言蓁蓁的手:“卿云哥哥看清楚了言嘉嘉的面目,彻底死了心,多亏你。”
“我?我可什么也没做。”言蓁蓁摆摆手:“说到底,你要谢谢言嘉嘉,如果不是她屡次针对我,我也没想起来事情还能这样解决。”
“还是谢谢你,之前我帮着言嘉嘉做了好些对不起你的事情,是我糊涂。”言婷婷又是道谢,又是致歉,拉拉杂杂的说了许多。
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包首饰。
“这是我和你大姐夫给你的添妆,不值什么钱,就是个心意。”
言蓁蓁惊讶的道:“姚卿云那厮会给我添妆?”
言婷婷红着脸,别开脸:“那是自然,过去他被言嘉嘉蒙骗,以为你真的是恶毒野蛮,看清言嘉嘉之后,他发现自己错的离谱,这也是他给你的赔礼。他不好意思见你,托我给你添妆。”
“既然是大姐姐和大姐夫的礼物,那我就不客气了。”言蓁蓁接过来,放过一边,她从一边的大樟木箱里,拿出两柄一尺长的赤金如意塞给言婷婷:“那做妹妹的,就恭祝大姐姐得偿所愿,与如意郎君举案齐眉,多生侄子侄女!”
两柄尺长的赤金如意,沉甸甸的,言婷婷吓的没敢接:“我不要,我不要!”
言蓁蓁强行塞给她:“我那个未婚夫,估计久卧病榻,不知道米价,这种如意送了我十对,我还有玉如意,还有珊瑚如意,你等着,我拿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