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送走陶紫后,佛从低声道:“道归道,这谈何容易。”

  佛了摇了摇不知何时出现在手中的蒲扇,道:“是不容易,但总要试一试。佛从,我们听话听得太久,快连自己的道都忘了。”

  “可此事关乎天下大局……”

  佛了手中蒲扇一定,佛从不再言语。

  “佛从啊,天下大局和道哪个更重要?”

  “当是天下大局。”

  “天下大局和天下生灵,哪个又更重要?”

  “这不是一样吗?”

  “可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天下生灵涂炭。”

  佛从再度沉默。

  佛了微笑道:“分不清轻重,便从心。佛从,在天道面前,我们都是小人物,但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选择,哪能样样顺着它呢。至于那天下大局,也没人规定只有一条路可行。”

  混域是最魔界最混乱的地方,几乎最邪恶凶残的魔修都聚集在这里,稍微有点底线的魔修在这些魔修面前都堪称良善。

  陶紫带着斗笠坐在混域一家小茶馆的小包厢里,散发着低阶魔气的小二战战兢兢的来到她面前,小心翼翼道:“大人,您需要些什么?我们这里有人血、人肉还有……”

  她不耐烦的抬手止住这小二的话,直截了当的问道:“听说成魔域出问题了?”

  “是。”

  陶紫随手扔出两块灵石,道:“说说。”

  小二将事情一一说来:“传言前一段时间有寻死的修士冲进成魔域,也不知在里面做了什么,整个成魔域的魔气都动荡起来,周边路过那的魔修没设防,不知死了不少。”

  小二说到这迟疑了一下,她又丢出两块灵石,他眉开眼笑的说下去:“魔宫那边派人调查成魔域的事情,结果发现成魔域的魔气似乎在减少,魔宫宫主命人进入成魔域中调查,但无人肯进去,气得那宫主杀了好几个属下。现下,魔宫也乱起来了。”

  这消息倒同陶紫从一念门那得到的一致。

  小二见她再无反应,便悄悄退了下去。

  不久后,有魔修进来端上一杯茶。

  陶紫闻着那血腥味,有些烦躁的皱了皱眉头。

  忽而,她隐约觉得脑袋开始发晕,全身也有点无力。

  短短几瞬间,她已明了是哪里出了问题,面无表情的砸了桌上血茶,喝道:“出来。”

  之前那个小二推门而入,贪婪的打量着陶紫,说道:“瞧我这好运气,竟然碰上一个天真的元婴魔修。吃了你这肉,我能直接升至金丹。”

  “话真多。”

  冷不丁的响起一道陌生声音,小二立刻摆出对敌的姿势望去。

  小鬼正飘荡在半空中,笑意盈盈:“她是让我出来,不是让你出来,蠢货。”

  小鬼一挥手,数十个鬼魂也冒了出来,笑吟吟的看着他。

  惨叫声从茶馆中传出,路过的魔修见怪不怪,各干各的事情,没一人想着过去看看。

  茶馆内的惨叫声渐渐低了下去。

  陶紫看着安分下来的魔修,撑着还有点发昏的脑袋,慢悠悠问道:“你说我天真?”

  “不不不,是小的无知。”

  小鬼靠在墙上,看着自己几乎实体化的双手,道:“她问的是她哪里天真,不是你无不无知,蠢货。”

  小二颤抖着回答道:“哪有元婴魔修会在混域给灵石,直接把刀架脖子上问就是了。”

  陶紫啧了一声,道:“失策。”

  小鬼又道:“解药呢?”

  小二一脸害怕的摇着头道:“没有解药,真没有解药。”

  陶紫简单的喊了一声:“小鬼。”

  它笑眯眯的应了一句,撩了撩根本不用撩的袖子。

  一刻钟后,陶紫恢复正常,起身离开茶馆。

  至于那已经没了气息的小二,自然是留待茶馆主人自行发觉。

  大约半个时辰后,陶紫出现在成魔域边缘。

  漫天的魔气朝她袭来。

  这般强大的魔气,莫说她只是一个元婴期,哪怕她是大乘期也难进去。

  小鬼现身,道:“陶紫,我不知道韩越善进去能不能活,但我知道你进去一定死。”

  陶紫没有回答,而是在整个成魔域边界绕了一圈,没发现有人出来的痕迹。

  她忽然喃喃说了一句:“不对劲。”

  小鬼啊了一声,不解道:“你是说这成魔域?那的确不对劲。”

  陶紫缓缓摇了头,道:“不是。从位置来看,无论越善从哪个方向赶来都不可能在短短几刻钟内到达成魔域,期间必然还见了其他人。回茶馆!”

  “啊?”

  她不再解释,加快速度赶去茶馆。

  那魔修的的确确是茶馆小二,知道的消息必然比其他人多,又死了,魂魄多半不会直接消散,让小鬼吃了他,估计能有发现。

  若不幸消散了,那就杀了茶馆其他人,一个个吞噬。

  小鬼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还是道:“我还以为你要进去。”

  陶紫面无表情道:“我不傻,况且我还没去找赵薛,兮静没恢复意识,青岚也没杀。”

  既然已经确定成魔域出现问题,那越善多半还活着,她只能等,等越善走出成魔域,等他们再次见面的那一天。

  小鬼不解道:“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她不耐道:“我要亲眼确认成魔域的情况,还要查出越善当天的事情。”

  到达茶馆的时候,里面安静得不行。

  陶紫察觉到不对,停下脚步。

  茶馆里面却传出声音:“许久不见,何不进来喝杯茶?”

  她挑了挑眉头,这声音,莫不是魔宫宫主秋千然?

  陶紫倒也不怕,直接踏了进去。

  秋千然坐在椅子上,不远处是一具熟悉的尸体,他笑道:“岳小友,你不来魔界便罢了,一来就杀我的人,未免过于热情。”

  她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我乐意。”

  秋千然笑意不改,又道:“你这是为你那新任师弟来的?”

  陶紫敏锐的察觉出不对,道:“你知道些什么?”

  他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道:“当然知道,我这魔宫宫主也不是白当的。”

  陶紫紧紧盯着他,他抚了抚袖子,才道:“那日他一进魔界就被几个魔修扯下了斗篷。你那师弟长得貌美,有几个好男风的魔修盯上了他,他手上得用的灵器倒是不少,重伤了那些魔修。再然后,他被一个元婴带到成魔域边界,让他二选一,要么在那边界乖乖服侍人,要么进入成魔域。结果你也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