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白痴!”

夏文淡淡的吐出声音,他对于李如花问出的这种蠢笨问题真的是连解释都不想解释了。

“如果你对某人还抱有某种期待,那我就告诉你,不可能的,罪证已经确凿。明天我和廉署,我们就要一起行动去抓人了。所以你这个杀人犯还是在家里老实待着等待消息吧。”

既然作出决定,那夏文就不打算再和她客气了,他已经决定了要打击李如花,令她认清现实。

现在可是社团横行的年代,如果她还是抱有这样天真的想法,迟早有一天还会出事的。

“你想独吞功劳!?”

可李如花第一反应便是夏文的目的不纯,于是她急急起身想要质问夏文,可肚子上的疼痛却将她牵扯回来坐下,这惹得她刚升起的激动情绪极速消退下来。

“你……”

夏文的脸一下冷了下来,场面尴尬,于是她想顺着刚才的话继续往下说,可却是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说到底,她和夏文只见过一面,而且两人之间相处的并不算好。

对于这件案子,很多事情都是两人相互之间的猜测,根本做不得准,两人之间也没有什么合作的说法。

如今夏文根据自己的只言片语猜测出来行动目标,并且主动背锅找上廉署合作,还飞速的收集好了证据,如此麻利迅速的行动,她都望尘莫及,又怎么好意思去说他什么呢?

毕竟两人不属于同一间警署,他不用去遵守那些警局中不成文的规定,所以他的行动根本就算不得是在抢夺自己的功劳。

而且夏文到底是过来看她了,虽然他出手将自己给打伤了,但这也是自己率先出手的,他只是被迫反击。现在的他总归是在为自己的事情忙碌,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其实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独吞?哼~”

夏文冷哼了一声,觉得这个女人真的是愚笨过头了。

“如果我真的是想要独吞功劳的话,恐怕你现在就见不到我了,李如花高级督察!”

夏文放低声音,沉声说道:如果接下来你依然是这样一副态度的话,那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聊的了。我走了!”

“别走!我没有别的意思!”

李如花赶紧解释道:“我只是…”

可是话说出口她就停了下来。

这样的解释实在是苍白无力,一时情急下的口快肯定才是最能表达心意的,夏文肯定是明白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的。

“我谢谢你,夏文!”

思来想去,李如花决定坦诚相待,她站起身,忍着疼痛向着夏文郑重道谢。

回想之前,她的态度实在是太差了点,夏文救她一命,光是这一点其实她就应该对他坦诚一点。

而且她好像还没向他道过谢!

“谢谢你救了我,还为我的事情东奔西走!”

李如花看着夏文,说道:“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在这里郑重的向你道歉!”

说完,她又向着夏文一鞠躬,表达着歉意。

“其实我可以把证据都交给你,也可以为你找齐证人为你证明清白!”

夏文将李如花按在了沙发上,揽着她的肩膀和她一起坐了下来。

而李如花并没有反抗,她静静靠在夏文肩膀上等待着他的后续。

“而且我也可以不要求你为我做些什么,”夏文继续说道:“我只要你在这次行动中听我的指挥就行了。”

这是夏文综合思量下考虑得出来的结果。

现在的他,手不能伸得太长,否则一旦过多的表现自己的能力与手段,势必会惹得他人忌惮,今后在他背后使坏。

而且在这次行动中,他和廉署展开了合作,这在警队中算是大忌,将这一切交给李如花,能够将自己摘干净也是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