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进球了?

    当众多的球迷们还没从电视机屏幕上回过味来的时候,他们惊奇的发现笛卡尔已经在飞奔庆祝的路上,在他背后,是切尔西球员们叉着腰迷茫的眼神。

    这实在是一个太过意外的进球,阿尔沙文远射,切赫脱手,笛卡尔补进,整个过程严格说起来,就是如此简单而无味。

    但这同样也是一个不寻常的进球,因为切赫很少出现这样的脱手失误,而且通常情况下,这种近距离的脱手,门将一般都有足够的反应时间来把球重新扑到身下,要知道,这时候一般的前锋就算反应过来,也还在好几米开外,因为这并不是一个定位球,前锋也不会出现在小**之内。

    可是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当阿尔沙文刚刚拉开架势准备远射的时候,笛卡尔就仿佛已经知道了结果,他在那一瞬间飞快的甩开了纠缠他的特里,如游鱼一般溜进了**里。

    而恰恰不知道是因为笛卡尔太过凶猛的扑进影响到了切赫,又或者是曾经的创伤给接客人留下了太过深刻的阴影,这种切赫平时扑一百次都不会脱手的远射,却偏偏在这一次出现了意外,皮球击中了他的手中,却没能被他抱在怀中,当他从愕然中惊醒过来准备立即把皮球再次压到身下时,笛卡尔的脚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接下来,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又或许我们只能说,是因为安婕莉的到来让笛卡尔十分兴奋,所以这种平时看起来没太大机会,前锋也一般不会去拼抢的远射,他却偏偏选择了跟进,接下来才有了切赫的失误和他的补射中鹄。

    这样一个看起来有些凌乱有些幸运的进球,却在切尔西的球员们心中种下了不小的阴影,尤其是盯防笛卡尔的特里,在他看来,这种进球出现的几率恐怕不会超过万分之一,可是笛卡尔偏偏就是如此幸运,在这万分之一的机会面前,被他先拔头筹,难道包厢里那个女人,真的是他的幸运天使?

    由于球队缺少了主教练,特里只能暂时充当起了球队的临场指挥,他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大声的对队友们吼叫道:“不要着急,比赛才刚刚开始,我们还有机会,防守,注意防守!”

    切尔西球员们失落的眼神逐渐开始凝聚起来,作为穆里尼奥亲手打造的铁军,他们的心理素质的确是比一般的球队更加过硬,如此意外的失球,不但没有打乱他们的阵脚,反而让他们的注意力更加集中,这时候,大家才能看出鸟叔的调教功力来。

    失球后的切尔西开始展现了他们的铁血防守,面对阿森纳五名中场和笛卡尔的轮番突击,他们表现得井然有序,尽管在射门次数和突入前场次数方面要落后于阿森纳,可是他们的攻防一点也没有露出破绽,任谁看了,也不会相信场上的竟然是一支还没有主教练的球队。

    可惜有时候足球场上的事,并不是你表现得有多好就会有多少收获,和切尔西方面比较起来,本场比赛的阿森纳踢得虽然稍显凌乱,但却更有激情,因为他们的单箭头笛卡尔,这场比赛几乎拿出了自己百分之两百的干劲,以这样一名球员的能力,就算只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也足够大多数球队喝一壶了,更何况本场比赛受到了莫大的鼓舞?

    比分终于还是在上半场第35分钟被再次打破,笛卡尔前场接球,一个逼真的假动作使得特里相信了他会把球过渡到边路,于是特里下意识的伸脚拦了一下,谁料笛卡尔就利用这个机会穿裆过人,然后又依靠身体倚住了补位的卡瓦略,一脚力量不大、角度也算不上刁钻的射门,硬是让切赫一点儿脾气也没有。

    这次的失球连切赫自己都不敢相信了,他用见鬼一样的眼神看了一眼身后的皮球,再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这种射门,平时一百次都能扑住,为什么偏偏今天就漏掉了呢?

    切赫只能把这次丢球归结于笛卡尔的气势,因为他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在笛卡尔射门的瞬间,他的眼神是如此的执着,动作是如此的干脆,尽管这个球射门质量并不算太高,可正是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让自己的心里下意识的产生了这个球可能扑不住的想法,于是这个球最后果然没有扑住。

    这算什么,心理阴影吗?

    切赫不知道,在高尔夫球场上,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高尔夫定律,那就是在球打出去的瞬间,谁也无法确定它的落点,但是当高尔夫球落地之后,人们却可以有一万种推理来说明这个球为什么会落在这里,这就是著名的反推定律。

    说句实话,到现在为止我也没搞清楚这条定律到底对我们的生活或者生产有什么作用,不过这并不妨碍我对它的不明觉厉,因为这是“专家”们总结出来的,专家们总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就成为“专家”吧?所以我们总得允许他们说出一些很有哲理的话来,尽管这些话在我们看来毫无作用。

    这其实和足球场上某些很有意思的研究也差不多,曾经就有一家英国的足球研究机构做过一个非常无聊的研究,他们经过对数千名球员踢点球的归纳和总结,最终得出“完美点球”的结论:时速65公里以上,踢向球门左右上方的两个死角,这种点球是任何守门员都扑不到的。

    这个“完美公式”一经出台后立刻引发笑声一片,就连远在意大利的巴乔也打趣到:“如果这个点球公式早点儿出来就好了,这样我就会对94年世界杯那个点球说:‘我来罚’!”

    当然,我们扯的这些和这场比赛实际上没有半点干系,不过我只想说的是,笛卡尔这两个进球实在来的太过……轻松和意外,就好像冥冥之中真的有一位幸运天使在庇佑着他,让切尔西的后防总是不经意间犯下大错。

    可是笛卡尔自己却并不这样认为,他把这一切都归结于安婕莉的到来让自己状态爆棚,于是打出了信心的笛卡尔再接再厉,在上半场即将结束的时候,他再一次迎来了属于自己的帽子戏法。

    这个球总算是一个“有难度”的进球了,因为在这个进球之前,阿森纳的前场进行了一连串不停球的捣脚,在切尔西的后防球员们把全幅精神集中到笛卡尔脚下之后,他用一记隐蔽的直传把球塞给了**里的沃尔科特,切尔西的防守球员们对这次漏人大惊失色,于是一窝蜂扑向了小老虎,谁曾想沃尔科特这场比赛只决心做一朵绿叶,一心想要成全他的好朋友在未婚妻面前的表演,于是又把球回敲给了笛卡尔,这次出人意料的回传,连一直贴身盯防笛卡尔的特里都被骗过了,结果笛卡尔不得不羞涩的笑纳了这次大大的空门。

    赛前被媒体们热炒的“连胜终结战”,仅仅过了45分钟就已经分出了结果,在这场比赛之前带给众人无限惊喜的切尔西,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在上半场就举旗投降了,没有人能搞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切尔西踢的不好?别扯蛋了,只要稍微懂球的人都能看出来,他们无论是在进攻和防守方面都几乎已经做到了无懈可击,唯一的问题,就在于笛卡尔的射门命中率实在是太高了。

    有多高?

    这时候大部分的媒体们才反应过来,于是他们急急忙忙的去翻查上半场的资料,一看之下,所有人都惊呆了,3次射门!

    是的,三次射门,三次破门,射门命中率百分百!

    没有人相信这是一个正常的数据,就连切尔西俱乐部自己的工作人员在拿到这份数据之后,也只能仰天长叹一声:“天要亡我,不得不亡啊!”

    然而在媒体们的一片哀鸿之中,却还有一群人并没有放弃。

    那就是来自切尔西的球员们。

    这批切尔西的球员可以说已经被鸟叔在骨子里烙下了深深的刻印,在他们心里,永远没有放弃,就算失败,也得轰轰烈烈的站着死。有很多人杯葛鸟叔的死鸭子嘴硬,认为他在接连输给巴塞罗那之后还兀自死撑:“我们从来没有在11对11的情况下输给过巴塞罗那”,尤其是一些巴萨的球迷,更把这种言论看做是鸟叔输不起的铁证。可惜他们不会明白,正是穆里尼奥的这种“死撑”,这种“输不起”,让切尔西的球员们在心里中下来藐视一切、决不妥协的血姓,而正是这种血姓,支撑着他们在频繁的换帅之后并没有像那些暴发户一样逐渐沉沦,而是始终屹立在英超之巅,直到奇迹般的在绝境中逆转了巴塞罗那,并最终拿到欧洲冠军杯的桂冠。

    很多人以为那是迪马特奥的功劳,就连“佛帅”自己也觉得这是自己的调教之功,于是在夺冠后的第二年,他大肆甩卖功勋球员,准备彻底把这支球队打上自己的烙印,结果就是看起来完成了“新陈代谢”的切尔西,在随后的联赛中表现疲软,而刚刚拿到欧冠的大功臣迪马特奥,也在匆匆坚持了半个赛季之后就灰溜溜的离开了蓝桥。

    这其实就是因为迪马特奥并没有看清楚,支持切尔西拿到欧冠冠军的,并不是他所谓的技术流,而是这批老球员心里涌动的血姓,以及他们决
巫界之无限火力全文阅读
不妥协的态度。

    现在,在半场落后三球,媒体们一致看衰的情况下,切尔西的这批球员们从更衣室里开始了他们的自救。

    “我们不能放弃!”队长特里皱着他独特的老年纹,用力的挥舞着拳头咆哮道:“我们来这里可不是为国王献礼的,我们得搅乱他们的庆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