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高手过招,往往都能看到对方的弱点,寻找一击致命的时机,打仗也是一样,两个战术水平不相上下的指挥官对阵起来用得战术都会相同的。

清水大佐是想用从北面悬崖下去的敢死队来搅乱八路的阵营,伺机出奇兵冲开西坡上的包围圈,好掩护本队从山梁上突围到山沟里,利用夜色和复杂的地形跑掉。而杨棒子呢是打算黎明前从西坡强攻,压迫的鬼子最后不得不从北悬崖下去,而北面坡地上他部署的是隐藏起来的伏兵,等鬼子们强行从悬崖下来,前后夹攻最后消灭这股鬼子。

不过杨棒子没想到的是鬼子提前几个小时突围了,而把主力置于西坡,北面悬崖下来的是送死的敢死队,而清水大佐没想到的是八路准备在黎明前发起最后的攻击,部队已经展开,今晚上都没睡呢!

疯了一样冲进八路营地里的那三十名北路的敢死队鬼子兵,两三个一群,三五个一组的见窝棚连开枪带炸的,等反应过来这是座空营地没人时,才发觉上当了,想往一起聚堆回北崖下的时候,四个跑得最快的鬼子已经被子弹和刺刀弄成血葫芦了!

从四面几乎是同时从藏身处跳出来的三百多名八路军战士,是从篝火堆外圈的黑暗处冲出来的,这是早先就挖好的掩体,鬼子没看到过,白天不挖晚上才挖的,是在摆给鬼子看的明面上的阵地四周沿着山坡的斜面掏的洞子,人藏在里面遮盖上草席子或者是薄石板。

第一道石墙根那在正对北崖的两侧掏的洞子,一个排的战士在这里是收尾的。第二道石墙后面是一排挖好的战壕。用树枝子和野草加泥土封的顶。从崖上看下去也就是寻常的土坡子,这是卡头的,两边斜坡下那是掐腰的,四面一起围上来,铁桶一般的就把暴露在篝火中的鬼子钉死了!

一共用了都没有十分钟,这三十名鬼子被手榴弹和刺刀消灭的干干净净,八路也没费那劲喊什么缴枪不杀的,拢共这么大点地。半面山坡,就来了这么点鬼子,哪有时间喊啥话啊,有喊话的工夫别人都冲上去立功去了!

鬼子还以为八路蒙头睡大觉呢啊,他们哪知道啊二十四小时不论是哪个方向上,都至少有十几双眼睛盯着山峰呢,别说下来人了,就是飞过去个鸟都得被几十个人看到!例如北坡这,杨棒子就防着鬼子从山崖上下来,专门提醒的十八团最少安排一个排的从多个角度盯着北崖!

天空上竟然纷纷扬扬地飘上雪花了。干冷了一天终于雪下来了!清水还挺高兴的,雪夜突围八路防备必然松懈。视线不清晰,对冲破八路的防线有利!

清水还不知道北崖下面什么情况呢,反正枪声一起,已经接近到西坡八路军的前沿阵地的第二波鬼子敢死队就跳了起来,哇啦哇啦地端着刺刀冲下去了,清水把军刀拔出来,低声和自己身边的几个亲信说了几句后,一扬军刀喊了一嗓子,二百多后队的鬼子们也怪叫着往山下冲去!

西坡前沿阵地东西宽约二百多米,是个环形的土石结构的阵地,石块垒砌的半人高的石墙后是单兵坑和一米深的交通壕,山上石头地,挖战壕实在是费劲,所以大多是利用山势和石头修筑的阵地。

十七团的一个连在前沿,他们刚刚接到团部送上来的信,连长也刚刚把战士们从斜坡子下的休息处豁弄醒,鬼子就冲下来了!在前沿值班的战士们枪刚打了一轮,手榴弹投出去几颗,鬼子们借着下山的冲劲就跳过了石墙了!

前沿这打上白刃战了,连长带着人从斜坡子才上来,二话不说,照着白影子就是两枪,七十多名八路军战士困劲一下子就没了,像背后吹上来的西北风一样,眨眼间就刮过去和鬼子们混战到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