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连杨棒子那伤愈归队后的警卫员小梁子都混成少校了,他这个老红军居然才是个大校,不少人都为他喊冤不平呢,可杨棒子的老伙计们都晓得,这小子就是个胡做做的主,自己瞎做的把个中将闹没了!

    杨棒子倒没在意,他这会成了两孩子的爹了!一儿一女全是红玉给他生的,也怪了,喝过绝育草药的红玉,谁也没想到竟然在杨棒子的滋润下还能生养,还一养就是个龙凤双胞胎!

    有儿有女又有老婆的杨棒子,当个师长挺舒坦的,那些勋章啥的领完了往抽屉里一丢,都没当回事。

    好日子到了59年,起了变化,要是他不被点了名的去了lu山,在一群将军中参加了那次会议,也许杨棒子再过几年就卸甲归田带着老婆孩子回湖南老家了,偏偏就在这次会议上,他那二愣子脾气又上来了!在老帅们和将军们都退避三舍自保的时候,他这个大校拍了桌子破口大骂上了!

    结果一撸到底,开除军籍保留党籍,全家下放东北林场,得,进大兴安岭当伐木工去了!当工人不假,可他的待遇还保留着,工资比东北林业厅的厅长还高一级呢!为啥没和工人拿的一样多,也是这小子有点福气的,他不是在四野吗,又是在黄司令手下,打四平打锦州,那是在林总跟前拍过胸脯的主,触怒了龙颜,可还是有人保的。

    有个女的坐着当时很罕见的小轿车进了大山沟子,不是别人,就是已经成了贵妇人的洪梅。她从自己丈夫那听说了杨棒子的事情。特意赶来看他的。可杨棒子见了洪梅,就让红玉端了一碗白开水给她,一个字都没说,就送客了。

    洪梅明白这是两层意思,杨棒子一不想连累洪梅,二不想和她的那位权重的丈夫有任何瓜葛,回京后,洪梅做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求丈夫把杨棒子的事情给抹了过去,毕竟和那位倒下去的元帅比,杨棒子还是盘小菜!

    后来黄司令还想启用他的,可杨棒子不知道又哪根筋不对了,觉得天天在大山里和伐木工人们在一起特乐呵,喝醉了还能和熊瞎子摔跤完,坚决不想回去了,没招了,黄司令也只能随他去了。

    杨棒子的那帮部下们可一个比一个的混到好,杨棒子就把狗蛋子托付给了小梁子。小嘀嗒呢也在时任大军区副司令的刘大屁股手下混得不错,杨棒子自己的儿女却一个也没往部队送。倒是年年部队上都来林场要招兵,还给杨棒子送好烟好酒好茶的。

    一晃到了黄司令林总他们倒了,有人要整杨棒子,可有人马上就说了,整啥整,人家59年以后就去砍木头了,十多年没离开过大兴安岭,你说他是同谋,胡扯蛋呢吗不是!

    等到76年以后,因为刘大屁股站错了队,有人又想动杨棒子的主意呢,那位一分区的杨司令就不干了!说人家杨棒子59年就拍过桌子骂过娘,在山沟子里一待十七年,你们吃饱了撑的啊!

    看着没,当伐木工也有福气,别看大山窝子里,可不掺合那些破事,日子过得舒心!等到正式派来人给杨棒子平反了,否定了59年对他的错误处罚,问他还想不想回部队了?或者还想去其他地方不,杨棒子笑眯眯地看着补发他的好多钱,摇摇头,说不想去任何地方了。

    杨棒子的余生就办了三件事,一是出钱在冀西北建了一座龙王庙和三处烈士陵园。二呢是千方百计地找到了老冯,可惜见了一面老冯就没了。三是把已是风烛残年的罪犯家属的洪梅接到了东北,下肢瘫痪的洪梅自己的孩子都不养,杨棒子和红玉伺候了她人生中的最后四年。

    杨棒子卒于1999年腊月二十三,小年这一天吃完饺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新闻联播演完,他的鼾声未起,等红玉发现时,人已经凉了,一代骁将,走的悄无声息

    后记:

    第一则包子铺里的老头

    九十年代初的某一天,上海豫园的那家著名的包子铺来了三个人,都是便装,一个白发苍苍的耄耋老者,一个也是六十多岁的老人,还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三个人虽然都是便装,可一看那举止做派就是军人,坐在那腰板挺直,尤其是那老者,看样子得**十岁了,说话还声若洪钟的。

    三个人坐在一张圆桌旁,这家包子铺不设雅间,都是大桌流水客,吃完就走,蟹粉包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