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看来我们必须尽快摆脱他们的跟踪。”小菲说着抬头看向叶寸心,“那你觉得有没有冒险的必要?”

    “我建议,分头行动。”叶寸心也正色的坐了起来,“a组还带着电台和终端,吸引他们的注意力,b组隐蔽行动,寻找并且接近红箭旅的指挥部。”

    “只不过……这样一来,a组就会更加的危险,甚至有可能为他人做嫁衣。”

    小菲听到她的话,顿时沉默了下,随后神情却坚定了起来,“我来带队做诱饵!”

    听到她的话,所有人都一脸震惊的看过来,小菲反而笑了出来,“我们现在可以说没有任何的办法,红箭旅把袋子摆在那里,我们钻也得钻,不钻也得钻。”

    “但既然他们可以做袋子,我们就可以做个剪子出来。”

    “而灭害灵的这个办法现在看来也是可以执行的策略,而且只要我们执行的过程中小心再小心,应该有很大可操作的可能。”

    几人相视了一眼,最后都点了点头。

    小菲看着谭晓琳手里缴获来的笔记本说,便又问道,“我们从战利品上再也得不到什么情报了吗?”

    叶寸心顿时笑了出来,“未必,那要看谁操作了。”

    谭晓琳笑笑,把笔记本递给叶寸心说,“清华的高材生要教我们当黑客,给你。”

    叶寸心接过电脑,十指翻飞,熟练地操作着电脑,女兵们围坐在四周,紧张地看着屏幕上不断变化的数字和编码。

    而叶寸心也表情严肃,嘴角却不时露出笑意。

    却在他们紧张的盯着屏幕的时候,红箭旅指挥部里,一名参谋坐在电脑前,看着屏幕兴奋地高声喊道,“有情况!”

    所有人都紧张起来,各自操作人员马上人行动了起来。

    方旅长走过来,,“什么情况?”

    参谋指着电脑屏幕说,“有人试图黑进我们的系统!”

    说着迟疑了下,“应该就是那群女兵,他们缴获了我们的单兵电脑,现在在操作。”

    在方旅长要继续问话的时候,参谋脸色顿时一变,“她们想在我们的系统里面种植木马。”

    方旅长听了也马上问道,“能拦截吗?”

    “小意思!”参谋操作键盘,屏幕上的乱码停止了,各种数据也恢复正常。

    在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的同时,参谋笑了下,“完工了,我们的防火墙是四级加密的,没有黑客能尝试突破!”

    方旅长皱着眉头,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不要掉以轻心,继续监控。”

    密林里,叶寸心正紧张地操作着军用笔记本。

    没一会,叶寸心兴奋地一拍手,“成功了!他们上当了!他们以为我想种植木马进去,启动了最高级别的防火墙。”

    “那你是想干什么啊?”阿卓看得一脸的懵,每個字母似乎都认识,可连到一起却完全不认识了。

    叶寸心想也不想的说道,“种植木马啊!先给他们一个诱饵,让他们全力对付。真正的木马,在他们启动最高级别防火墙的瞬间,已经种植进去了。”

    小菲顿时笑着拍了拍叶寸心的肩膀,“够聪明!”

    叶寸心只是笑了一下,解释道,“我们所种植的木马,可以获取情报、发布命令,等等所有的一切!只要红箭旅的旅长能做到的,我们都能通过这个木马做到!”

    唐笑笑顿时一脸惊喜的看向她,“那咱们队长不也可以代替方旅长发号施令吗?”

    “就是这个意思!我们就是要当红箭旅的影子指挥部!我们现在看看,他们的指挥部到底在什么位置!”叶寸心敲击键盘,“找到了!他们确实分成两个指挥部,一个在空中,一个在地面!”

    谭晓琳急切地问,“旅长在哪个指挥部?”

    叶寸心摇头,“现在还不知道,他们没有用明确的代号通联,哪个都有可能。”

    “除非他们直接使用电台通话,指挥网络里面的代号,只有他们自己能知道。泰山还是黄河,这不是我们能猜到的。”

    确认不了指挥所的具体位置,女兵们还是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了。

    小菲深吸了口气,“看来我们之前的想法是对的,只有兵分两路了。”

    “既然他们分成两路,我们也分两路!他们不是担心我们分组行动,无法全歼吗?那我们就将计就计,莪们真的分成两路,从他们的防线缝隙渗透过去,分别对付两个目标,也就是红箭旅的两个指挥部,我们干掉这两个指挥部,不管他们旅长在哪个指挥部,我们的任务也完成了!”

    阿卓想了想,有些迟疑,“问题是……我们怎么搞掉他们的指挥部?红箭旅的地面指挥部少不了重兵把守,空中指挥部就更别提了,飞机在高空,我们又不是超人,能飞上去?”

    叶寸心一巴掌拍过来,“上天干啥?防空导弹营吃干饭的啊!”

    “那

    是人家红箭旅的,还能听你的啊?”阿卓还没有意识到刚刚叶寸心所说的是什么。

    叶寸心却收起笑意,“真不是吹牛,他们不听我的,但是他们听指挥部的,可……我们可以伪装成他们的指挥部。”

    “难道你想用他们的防空导弹,打掉他们自己的空中指挥部?”小菲顿时明白了她的用意。

    叶寸心却笑着看着所有人,“难道不可以吗?”

    “敌杀死,这个办法我们到也想过,可是我们怎么才能做到呢?他们之间肯定是有密语联络的,我们虽然进入了他们的指挥体系,但是不知道密语,还是无法发布命令啊?”小菲知道她能借助系统伪装成指挥室,可现在的情况是没有密语,也就没有什么意义。

    叶寸心想了想,“我想等防空营与旅部联系的时候,截获他们的信息破译密码。”

    谭晓琳看了看表,却摇了摇头,“现在不能等待了,时间不够了,队长,你下命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