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深吸了口气,“不,你们不是什么也没有做,你们在这次的任务中,完成的很漂亮。”
  说着,勉强的笑了下,“不愧是我选出来的兵。”
  小菲听了,  也被他逗得笑了下,可这笑容却也只是一闪而过,随后便问道,“那你呢,有什么遗憾吗?”
  “我……”俞正峰这次只是停顿了下,便直接说道,  “还没有娶你回家,  还没有看到我们的孩子出生……”
  其实他遗憾的又何止这些,  重生一次,成为狼牙的精锐,虽然这么多年出生入死,前世那些不敢想象的经历也都经历过了,甚至是在前世只能电视中看到的他也体会过了。
  可毕竟还这样的年轻,谁又甘心去死,这身军装他还没有穿够,他本还有更多的时间去做更多的事。
  可现在一切都戛然而止了。
  俞正峰放下通讯器,深深的叹了口气。、
  随后又调回正常的频道,“蓝色突击队、火凤凰的所有成员,经过我们的侦察,防化部队确认,他们的确有一颗原子弹随时可能引爆。”
  “你们都是军人,该知道原子弹爆炸意味着什么。我命令你们,不惜一切代价阻止这颗原子弹的爆炸!我知道,这对你们来说很难,  尤其是火凤凰第一次执行实战任务——但是,  我没有别的选择,你们也没有!当你们选择了这条路,就注定与死亡和使命密不可分。”
  “我想大家都明白,能死在战场上,这对于一个军人是最好的褒奖,我们应该感到骄傲。”
  “但……我们的人生毕竟不仅仅只有自己,还有亲人、朋友,我现在给你们十分钟,和自己的亲人告别。”
  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我知道你们都明白保密协议,但还是提醒大家,这里的事情一个字也不能泄露。”
  “明白!”众人听了忙应声下来。
  “收到,我们会尽全力完成任务!”谭晓琳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相信你们,通话结束。”俞正峰关掉了对讲。
  老狐狸看着俞正峰“她们能承担这样的压力吗?”
  雷战咬牙,眼神中带着几分坚定,“我们应该有信心。”
  房间内,巨大的炸弹摆在那里,人质们战战兢兢地趴在地上。
  野狗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林国良满脸是汗地站起来,“她需要马上输血!”
  野狗没睁眼,  也没有理会他。
  林国良见了气急,“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  但是她是无辜的!你总不能看着她死吧!她需要马上输血!”
  “你需要马上冷静!”一名匪徒走上去抡起枪托。
  “我是医生,我不能看着她死——”林国良冲过去,刚走两步就被匪徒一枪托直接撂倒了。冲锋枪上膛,顶住了他的脑袋。
  “等等。”野狗开口。
  这时,屋顶窗外谭晓琳悬挂在半空中看到前面,呆住了。
  沈兰妮倒吊在另外一边,一看,也呆了——林国良被按在地上,枪口顶着他的脑袋。
  “让他起来。”野狗开口说道。
  林国良被放开,站起身,满脸是血地怒吼着,“你就是杀了我,我也得给她输血!”
  野狗笑着看着他,“我真的很佩服你,你不知道害怕吗?”
  林国良喘着粗气,“害怕,但我能怎么办呢?这里就我一個医生,就莪一个军人,我不能躲,我躲了算怎么回事?”
  谭晓琳和沈兰妮趴在窗口,眼泪有些湿润。
  “要不这样吧,你杀了我,我这条命换她的!”林国良高声吼。
  野狗举起手枪,对着林国良。窗口处,两支枪口也对准了教练。
  林国良坦然地站着,手枪对准了他的眉心。他却依旧面不改色。
  突然,野狗收回手枪笑笑,“这样的勇士,现在杀了太可惜了。我钦佩勇士,所以我满足你的要求——把这个女人送到外面去,让警察接走。”
  野狗挥挥手,两名匪徒走过去,把那名女士抬起来。
  “还有她的女儿。”林国良说。
  “那个小丫头?”野狗狞笑着摆摆手,“不行,只能送走一个。”
  听到他的话,一旁的武装分子有些不甘愿的抬着人走了出去。
  受伤的女人被放到了外面,张小勇一招手,几名特警手持防弹盾,将受伤的女人抬到担架上,在防弹盾的掩护下快速撤离。
  一名匪徒走到窗口观察着,“他们已经撤到外面了。”
  说着还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一定等他们出去?”
  “这样才有震撼感,而且这楼体的情况我们也不清楚,真的波及到我们,反而让他们钻空子。”野狗边说着,来到窗前,笑着拿起遥控器。
  林国良脸色一变,“你干什么?!”
  野狗狞笑着按下了手里的遥控器——轰!一声巨响——担架爆炸了!一团黑色的硝烟起来,可以清楚地看见弹片飞出来。
  几名特警队员措手不及,被烈焰裹住,在地上惨叫着翻滚。
  洪峰怒吼着,“这是个圈套!快!灭火器——”拿着灭火器的消防队员们冲上去,对着被烈焰裹身的特警们喷洒。
  洪峰的眼里突突地冒着火,怒吼着,“狗日的!老子宰了你!听我命令——”
  特警队员们子弹顶上膛,俞正峰一把抓住他,“猛虎!不能这样!”
  洪峰挥手推开他,“你不要管这件事!那是我的队员!他们是我的兵,我的兵!”
  “我理解你,猛虎,里面也有我的人!但是我们现在不能进去!里面有原子弹!”
  “你难道看不出来,这个狗日的就没打算跟我们谈判吗?!他在激怒我们,让我们都冲进去!”
  “你知道他在激怒我们,你还要冲进去吗?你要随了他的愿吗?他就想我们冲进去,然后引爆原子弹!”
  “我知道,可是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洪峰用尽全身力气高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