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九百三十四章   剑与情
叶轻舞的毒自然是解了的,至于其中过程,外人自是不得而知。
唯一可以肯定的时候,有一样东西燕胤是取到了。
“胤叔胤叔。”见到燕胤从房间出来,苏欣不知从哪儿蹦到他的身边窃窃道“怎么样?”
干咳一声,燕胤老脸一红的偷看了一眼正在整理衣衫往外走的叶轻舞道“什么怎么样?”
“咯咯,胤叔害羞了。”苏欣嘻嘻笑道“当然是生命之树复苏的事情咯。”
知道被苏欣戏弄了,燕胤轻敲一下她的小脑袋道“被你害死了,这一次回去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她们解释。”
“解释什么?”这时,叶轻舞俏脸通红的走出来,听到二人的对话,低着头小声问道。
苏欣嘿嘿一笑,一把抓着燕胤的手,一把抓着叶轻舞的手,然后将两人的手放在一起道“解释有情人终成眷属是什么样的。”
“呀!”叶轻舞羞涩难耐的轻叫一声,随后偷偷向燕胤看去。
握着叶轻舞的小手,燕胤伸出另一只手替叶轻舞整理了一下耳边的乱发柔声道“你不应该起来,应该在床上多休息一番。”
燕胤也不是什么死脑筋的人,既然事已至此,若还继续扭扭捏捏那还算什么事。
是男人,就应该挺得起胸膛负得起责任。
感受着燕胤那满是柔情的目光,叶轻舞不禁想到了之前在房间里的疯狂,羞涩的低下头轻声道“轻舞没事。”
见到这一幕,苏欣的眼中流露出一丝羡慕。
接下来两日,三人便在柳府住了下来。
而燕胤自从和叶轻舞发生了那件事之后,也开始主动的和叶轻舞进行交流。
虽然只是短短两日功夫,但是两人的关系却进展飞速。
虽说叶轻舞处于羞涩未曾与燕胤同榻相眠,但是燕胤那温暖结实的胸膛叶轻舞却也是感受过了好几次。
第三天,三人便启程回去了。
不过不是回云夕城,而是去了青云峰。
在青云峰,燕胤在看望了一番碧云羴和溪瑶二人之后,在碧云羴的带领下找到了侠寒清。
燕胤的到来让侠寒清十分高兴,在聊了一番之后,得知燕胤是来向他寻要风云山脉之主赠予他的那杆长枪,侠寒清毫不犹豫的拿出来给了燕胤。
“当年清雅仙子曾对我说此枪有大用,以前我还不明白,现在终于知道是什么大用了。”将长枪递给燕胤,侠寒清感叹道“不得不说,清雅仙子真的是算无遗漏。好像什么事情都在她的掌握之中,什么事情都没有她解决不了的。”
点点头,燕胤深有感触的道“是啊,她就像一个仙子,虽不坠凡尘但却知晓世间万事。”
在和侠寒清又聊了一番之后,燕胤他们三人便告辞而去。
“轻舞,欣儿,你们先回云夕城。我去一趟十万大山,待生命之树复苏之后我便回来。”看着叶轻舞和苏欣,燕胤柔声道。
“知道知道。”拉着叶轻舞的小手,苏欣笑嘻嘻的道“我先代胤叔去给娘亲她们重新介绍一下轻舞姐姐,咯咯。”
听到苏欣的话,叶轻舞面带羞涩的偷看了燕胤一眼随后低着头不做声。
干咳一声,燕胤就当没有听到苏欣那话,将目光看向叶轻舞柔声道“轻舞,那我先走了。”
“嗯”目带不舍,叶轻舞抬头看着燕胤小声道“你自己小心。”
微微一笑,燕胤点点头随后施展浮光掠影之术消失在了二女的面前。
十万大山。
时隔三年,燕胤再一次来到了十万大山。
血厉的大军早已开回北疆,与蛮族的一场大战也早已结束。十万大山,也再次恢复了往昔的安宁。
燕胤的速度极快,不一会的功夫便来到了孤牙沼泽中心。
看着面前那巨大的云雾光罩,燕胤一步踏了进去。
虽然三年过去了,但是这里面的一切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朽树腐枝,烂泥巨骸,一切都还是那样的悲凉凄离。
来到生命之树这里的时候,燕胤并没有发现蛮王的踪影。
思索了一下,燕胤估计蛮王应该外出狩猎去了。
没有犹豫,按照叶轻舞从清雅口中得知的办法,燕胤将从侠寒清手中要来的那杆长枪打入了生命之树中。随后,他便开始布置早已从叶轻舞口中得知的锁灵大阵。
随着大阵的布置完成,顿时整个十万大山的天地灵气一阵暴动。如狂风怒卷,天地灵气蜂涌着向着巨人族领地涌来。
强大的灵压,使得十万大山中的蛮族异兽为之惶恐。
这一景象,甚至惊动了南疆诸派的高手,诸多高手纷纷向着十万大山而来,以为有什么惊世之宝诞生了。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整个巨人族领地便充满了无比浓郁的灵气。因为灵气太过浓郁,甚至都形成了雾。
深呼一口气,燕胤只觉浑身舒爽精神百倍。
立身于生命之树上,燕胤沉思了一下,随后拿出了一样东西。
一块洁白儒学的布,上面有一抹灿烂而鲜艳的红。
看着手中的这样东西,燕胤脸上既是尴尬也是无奈。
“这东西真有用么?”燕胤暗自嘀咕了一声,但还是将这手中的东西打入了生命之树之中。
这东西自然是没用的,什么至纯至善的处子之血,那是清雅为了撮合叶轻舞和燕胤而外加的条件。
不过将那长枪打入生命之树中以及布下锁灵大阵是有效的。
随着灵气的浓郁程度上升,终于,在这巨人族领地之中下起了一场大雨。
这雨不是一般的雨,而是一场灵雨。
这场雨下的时间不长,只有两个时辰不到。但是它所带来的作用却是很大的,一场灵雨过后,巨人族领地内原本还十分悲凉的气氛顿时被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清新和宁静。
做完这一切,燕胤便耐心的等待着蛮王回来。
没过多久,一道迅捷的影子在枯木之间快速窜行最后来到了燕胤的跟前。